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體育論文 > 武術論文

武術套路對練的技術指標及提升對策

時間:2019-11-22 來源:西安體育學院學報 作者:朱海楠,張帆 本文字數:6685字

  摘    要: 以武術套路對練的文化優勢為落腳點,對其技術標準及選取策略進行全面分析,旨在激發技術創新與發展的合理性建構。從這個角度而言,中國武術套路對練的技術標準則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即扎實的技術功底、相近的技術水準、默契的技術迎合、合拍的技術性格、相同的技術興趣、慣熟的技術適應。

  關鍵詞: 武術套路; 對練; 技術標準; 策略;

  Abstract: The paper explores Wushu routine pair exercise technique standard and its selection strategy.Its aim shall be to motivate technique in novation and promote rationality construction. Therefore, the technique standard of Chinese wushu routine pair exercise shall include the such following aspects as to have strong essentials of basic training, to employ similar technique level, to welcome tacit technique cooperation, to master rhythmic technique character, to share same technique interests and to adopt habitual technique situation.

  Keyword: Wushu routines; pair exercise; technique standard; strategy;

  文化是民族的血脈,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層、更持久的力量。武術之于民族傳統體育,套路之于中國武術,對練之于武術套路,無疑是發現自我文化優勢的內在邏輯。武術套路的形成是對簡單的技擊動作進行科學設置、協調呈現的結果,由武術套路所演繹出來的人文審美情趣以及對武術文化進行深度感知的體驗效果是其它眾多武技項目所不能比擬的。它既有跆拳道一板一眼的拳勢架構,又不乏拳擊運動的矯捷與靈動,更兼具泰拳項目的沉穩與厚重。而武術套路對練則更具藝術觀賞性和實戰情景性。所謂對練,就是指“在各種單練項目的基礎上,由2人或多人按照所編排的套路,進行攻擊與防守的方法練習”[1],“武術對練的內容豐富、結構嚴密,是在各種武術單練項目(拳術、器械)基礎上由固有的踢、打、摔、拿、擊、刺、攔、格等動作的攻防技術方法編制的”[2]。武術對練項目對演練者雙方都有極高的要求。它不僅要求單人動作熟練,方法準確,而且還要求雙人配合協調,營造出逼真的戰斗氣氛。因此,探索武術套路對練的技術標準并找出科學的發展對策就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

  1、 武術套路對練技術的特殊性

  武術對練是中國武術套路的運動形式之一,是在各種武術單練(拳術、器械)項目的基礎上由踢、打、摔、拿、擊、刺、劈、砍、撩、點、崩等技術方法組成的,有2人或多人進行的武術運動形式。對練項目包括徒手對練、器械對練和徒手與器械對練3種類型。但無論是何種對練形式,技術方法運用正確、攻防轉換合理、動作幅度適當、演練風格突出、配合協調默契是武術對練項目的基本技術要求。概言之,武術套路對練項目的特殊性表現為3個層面的結合,即:競技性與藝術性的結合;自我與他者的結合;器械與隊員身心的結合。對于競技性與藝術性而言,有學者就指出:“武術是攻防兼備的技擊術,但在競技武術中則更是一種藝術表演,可以說武術運動員在競技場上具有演員與運動員的雙重角色”[3];自我與他者的結合,是指武術套路對練效果的優劣,不僅取決于單個演練者自身的技術水平,還在于對配合一方甚至多個配合者技術水平的了解和把握,如對方出拳、踢腿的速度和力度、器械攻來時的高度和角度等,都需要做到自我與他者的巧妙結合;器械與隊員身心的結合,則是指武術器械對練,或者徒手與器械對練時,器械隊員必須做到精準的器械感覺,所謂的“人槍合一”“超越器械”就是此種含義。可見,武術套路對練技術的特殊性恰恰是保障武術套路對練項目的藝術審美性、競技表演性以及感官刺激性特征的核心要求。
 

武術套路對練的技術指標及提升對策
 

  2、 武術套路對練的技術標準

  2.1、 “技術標準”的內涵

  在21世紀世界科技蓬勃發展、紛紛爭奪產業經濟主動權的大背景下,“得標準者得天下”已經成為國家與國家之間進行發展博弈的共識。然而,“技術標準本身并不存在誰替代誰,而是技術選擇合理性的問題”[4]。這一點,在2007年文化部制定的《文化標準化中長期發展規劃(2007—2020)》中可以清晰體現:“標準化能夠促進文化藝術與現代科技緊密結合,是推動文化創新的重要技術保障,是繁榮文化事業和發展文化產業的重要基礎性工作”。可見,標準化的主旨是推動文化的創新發展,而非為文化的發展劃定框框。在這樣的思想指導下,中國武術的標準化建設也取得了較大成就[5],主要表現在競技武術套路發展對“高、難、美、新”技術導向的貫徹執行上,表現在武術段位制教材建設步伐加快落實上,表現在傳統武術標準化技術體系的合理構建上。當然,也表現在標準化思想對其他民族傳統體育項目發展的指導與推動上。“標準化是實現傳統武術規模化、現代化、國際化的關鍵”[6],也是武術套路對練項目發展的意義導向。

  2.2、 武術套路對練的技術標準

  2.2.1、 扎實的技術功底

  “基本功是指從事武術運動所必備的體能、技能和心理品質,它有一系列綜合訓練人體內外各部功能的方法和手段,這些方法和手段突出了武術運動的專項要求,注重在發展武術運動員身體力量、柔韌、速度、耐力、靈敏等素質的同時,又注意對人體內臟功能及心智活動的提高,具有明顯的內外兼修的作用。”[7]基本功是否扎實,不單在武術套路的單人演練中能夠清晰地體現出來,而且在對練項目中體現得尤其明顯。武術套路對練的基本功,主要體現在幾個方面:(1)靈敏的動作反應能力。在武術套路對練過程中,攻防雙方都會做出一系列技術動作,當一方運動員做出進攻動作時,另一方必須迅速適時做出反應。這個反應動作的靈敏要求不僅體現在能夠第一時間捕捉到對方的進攻意圖,更應體現在恰到好處地應對其進攻手段,過早則假、過遲則亂。(2)強悍的抗擊打能力。與單獨演練不同,武術套路對練是一方對一方乃至對多方的演練方式,每一拳每一腿都應或重或輕地落在演練者的身體之上,這就需要每一名隊員都應當具有一定的抗擊打能力,以此保障技擊實戰效果的逼真特性。這一點,并不因徒手對練或器械對練有太大差別。(3)彼此的協調配合能力。武術對練是單人套路演練的深化和擴展,需要雙方的協調配合,不能把單人套路演練的技術和要領照搬到武術套路對練中,相對于單練項目而言,對練項目對搭檔雙方的身體素質要求比較高,“訓練過程中強調運動員每個動作的精、氣、神,并要求運動員理解自己套路的內涵,通過肢體語言去展現自己套路的內涵”[8]。(4)充沛的體能儲備。基本功扎實與否,還體現在充沛的體能儲備方面。體能是基本功最直接的外在體現,它是保障攻防技術動作速度、力度、耐力的重要方面。

  2.2.2 、相近的技術水準

  動作的藝術性與技術性是不可剝離的[9]。在課題組調查的30名武術套路運動員中,他們對對練項目的搭檔選擇判斷,都將對方的技術水平放在首要位置。因為搭檔的武術技術水平就彼此而言并不是單一個體的主動發揮的問題,還存在對搭檔的引導和激勵問題。因為武術套路對練所要實現的,是1+1>2的目的,對練雙方具有相近的技術水平是產生理想技術效果的最優方案。針對這一問題,筆者對天津武術隊對練運動員男子3人對練(王金生、胡延昌、商天恒),女子2人對練(趙蘭蘭、陳磊)進行了采訪,5名運動員均為武術運動健將,他們一致認為:“如果搭檔的技術會平與自己相當,或者接近。那么平時的訓練效果會更好,在比賽中配合也會默契,更容易發揮水平。”相近的技術水平,除了以運動等級來考察,還可以通過彼此的年齡、參賽經歷以及取得的比賽成績,亦或者是運動傷病的恢復調整狀態等等來綜合考慮。因為,畢竟“技術水平相當才能夠合上動作節奏,不管2個人的個人技術如何,整體上的協調性還在,同時還具有一定的可看性”[10]。如果搭檔之間技術相差很多,時間一長會產生抵觸情緒。

  2.2.3、 默契的技術迎合

  比賽場對于武術套路對練人員而言沒有本質上的差異,默契的技術迎合是雙方賽場表現力的最佳說明。具體來說,就是要求搭檔雙方運動員利用武術動作特有的肢體語言表現手段,展現出武術套路對練的技擊、審美等功能,感染裁判與觀眾,同他們產生共鳴。武術套路對練項目中運動員的表現力是指運動員雙方在賽場上通過事先排練好的技術動作和技術路線,在攻防轉換之間展現出的自身內在的精神氣質。筆者在同隊員訪談時發現,凡是武術套路對練隊員,一到賽場上,表現的欲望會非常強烈。這是一種武術對練特有的激情,其信心來自于彼此間長年累月的默契配合和充分的信任。部分訪談專家表示,對練搭檔選擇要求雙方基本功和技術水平接近的最終目的,是希望搭檔雙方在比賽中能夠提高表現力水平。對練雙方要掌握套路演練的速度、節奏,并形成固定規律和運動節律,這樣雙方才能配合緊湊、默契,達到高度自動化。“套路比賽是單練與對練統一的形式,單和對形式都要在‘套式'模式下進行。”[11]因此,雙方的武術表現力只有在相似或相近的情況下,才能夠建立鞏固熟練的運動節奏,任何一方不得破壞和改變已建立的運動節奏。雙方在演練中,必須事先編排好動作,再與搭檔反復練習磨合,形成固定節奏。任何一方決不能臨場發揮,改變動作節奏和編排。即便是在演練中要表現變換節奏、出奇招制敵的各種技法,也必須是事先設計好,且經過反復訓練形成的。

  2.2.4、 合拍的技術性格

  性格是指一個人表現在對現實的態度和行為方式上的比較穩定的個性心理特征。一般將人的性格特征分成2類,即內向(內傾)性格和外向(外傾)性格。就武術這種表現型技術項目而言,無論是單練隊員,還是對練隊員,都普遍傾向于選擇和培養具有外向型性格特征的隊員。然而,外向型性格的人也有弊端,即過分關注外在環境的刺激干擾,有時會使技術發揮不穩定。這一點對于需要高度配合的武術套路對練而言尤其重要。內向型性格的人同樣具有獨特的心理優勢,太極拳項目的練習就是一種以內心自我體驗為基礎的技術勾連展現拳種,無論是懂勁階段還是較高的接近神明的層次,都是以觀照自己內心感受為心理原理,這種拳術的特征需要通過具有內向型性格特征的人練習,更能夠體現太極拳技擊方法的厚重和沉穩。因此,合拍的技術性格對于武術套路對練者而言也格外關鍵。

  2.2.5、 相同的技術興趣

  興趣是個性傾向性的重要組成部分。就其特征來說,興趣可以是持續穩定的,也可以是短暫變化的。武術套路對練技術的超水平發揮則需要對練雙方具有相同的技術興趣。只有如此,才能夠保障對練技術水平不斷朝著積極的方向發展。相同的技術興趣,其內涵主要包括以下4個層面:(1)對武術套路對練這一項目具有同樣的熱情,調查中發現,不少武術對練組合并非運動員自身的意愿,而是教練員根據根據比賽需要臨時制定;(2)對武術套路對練單個技術動作水準的超越性欲望,武術套路對練盡管是由多個單獨技術動作和合而成,但在彼此配合的瞬間往往會出現各種失誤,對此,則需要對練雙方具有共同的技術認知;(3)對武術套路對練技術動作組合的創編抱有興趣,能夠主動觀看相關比賽視頻,發現組合編排中的不足,尋求編排技術創新方面的突破;(4)對武術套路對練項目具有自覺學習相關理論知識的習慣,包括訓練學、心理學、美學等理論知識。 “只有深入學習文化知識,提升藝術修養并學會更好地展現自我,才能真正將中國武術中的‘精、氣、神、韻'發揮徹底,演繹極致!”[12]

  2.2.6、 慣熟的技術適應

  慣熟的技術適應取決于對練搭檔的選擇是否穩定。這對比賽成績的取得十分關鍵。尤其在比賽過程中要想取得優異成績,跟對練隊員的技術水平、節奏感、心理素質以及彼此之間的默契配合,都是一次真實的考驗。在對對練搭檔的時間年限進行調查發現,男子和女子的冠軍,運動員彼此間固定的配合年限全部大于2年。部分運動員表示,之所以取得好的成績,跟對方搭檔的長期默契配合分不開,經過長期的配合訓練,彼此之間一個眼神、一個表情,都能夠讓彼此準確獲取其技術的連貫信息,雙方能夠互相鼓勵、互相關心、互相指正,更重要的是彼此信任。因此,武術專業學習與訓練是一個長期的過程,需要武術運動員經過多年的艱苦訓練才能在比賽中獲得優異的成績,而套路對練對這方面的要求尤其嚴苛。武術對練中對練搭檔間和諧、融洽關系的建立不是短時間內就能達到的,需要一定的時間為保證,需要搭檔間通過長時間的磨合才能得到最佳的默契程度。在調查的4名武術運動員中,都表示搭檔長短會對比賽成績產生一定程度的影響,頻繁更換搭檔會對個人技術水平的發揮造成嚴重的下降。因此,慣熟的技術適應需要較長的搭檔時間作為保障,頻繁更換搭檔不符合發展規律。

  3 、提高武術套路對練技術水平的策略

  (1)用科學理念引導對練搭檔選擇。

  武術對練項目從本質上與武術單練項目是一致的,但從方法論的角度來看,則是一個關乎2個不同演練主體的綜合性問題。而對這一問題的認識以及解決的方法,則往往由教練所掌握和實施。所謂用科學的理念引導武術對練的搭檔選擇,就是要求教練員從隊員可持續發展的角度,從以人為本的價值關懷角度,從科學訓練的角度來把握武術對練的搭檔選定。既要從隊員的技術水平實際出發,又要從隊員的興趣、氣質、賽場表現力、彼此的性格和意愿,甚至是武術對練項目的價值觀等方面入手。改變武術對練搭檔的選擇由教練員指定,或者為了應付比賽而臨時組建。另外,武術對練作為中國武術“打練結合”訓練機制的有效形式,應當將其作為固定的技術訓練體系來設置,而不應長期將其視為武術套路技術體系的一項。

  (2)強化隊員的單項攻防技術訓練。

  在武術套路對練的技術內涵中,攻與防是一對辯證統一的重要概念。攻防2種技術同時加載在對練雙方的技術能力之內,這就注定了隊員個體必須具備扎實的攻防技術能力。進攻技術要求隊員出拳、出腿以及刀槍劍棍等器械擊打速度接近真實的實戰水平,此時的進攻隊員以擊中對方為意識導向;而防守隊員則需要自對方的拳腿即將擊中自己的時候迅速做出判斷,上步架拳格擋,還是將對方攻勢巧妙化解,是通過器械截擊對方劈刺功法,還是利用身法之敏捷躲閃開來,這些都需要雙方相互配合得恰到好處。然而,在武術套路對練技術的實際訓練中,進攻技術一直是訓練中強化的重點,防守技術往往被輕視。這里所說的防守技術訓練,不僅要求在對練過程中要能夠做到迅速、有效、協調,更應當保持對練項目對演練雙方在儀態、體態方面的藝術要求。另外,武術對練項目中,對滾翻、倒地以及躍起等方面的技術要求同樣較高。因此,在武術對練項目中的攻防技術訓練應當得到進一步重視,并在實踐訓練中予以強化。

  (3)完善對練項目的技術訓練體系。

  對練包括的內容豐富,項目繁多。完善對練項目的技術訓練體系,是對練技術水平提升的綜合技能儲備。由于對練項目所涉及的拳種不同,器械不同,其演練的風格也各不相同。如:形意拳對練中以拳為主,以腿為輔,攻守嚴密緊湊;長拳對練的特點是舒展大方,閃展騰挪跌撲滾翻;南拳對打粗獷有力,節奏鏗鏘;劍術的對練瀟灑飄逸,剛柔相濟,有劍似飛鳳之稱;空手對槍,槍法密集、準確,進槍者身法矯捷、手法迅速;刀、棍類的對練大開大合、剛勁勇猛;三節棍對槍、棍,柔中有剛,刺激驚險。不同拳種、不同器械種類在對練中都必須運用符合自身特點的動作和技法,表現攻防要合理、準確,符合運動和對練的規律。刀不可以當做劍,槍不能過多運用當棍中的劈掃等動作,南拳對練應有南拳的技法,長拳對練應有長拳的技法。因此,對于對練搭檔的選擇,應當在完善隊員的技術訓練體系的基礎上進行選擇。

  (4)加強武術對練的價值觀念教育。

  中國武術的歷史表達從來不是只關乎個體的文化事項,而是關乎武藝主體與客體的關系呈現。當今學校武術教育改革對“打練結合”教育模式的推動同樣也是武術主體與客體技術關系的強化。武術對練搭檔的選擇,同樣應當以對該項目的價值觀教育為依托,只有對練雙方充分認識到中國武術技擊實現的主客體價值,才能夠切實提高武術對練的技術水平,從而使對練搭檔的選擇擺脫后備人才匱乏的窘境。

  參考文獻

  [1] 張文廣.長拳對練單刀對槍[M].北京:人民體育出版社,1982:1.
  [2] 吳兆祥.武術[M].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2010:103-104.
  [3] 張長思,丁傳偉,張長念.暴力意向動作編排與傳統武德文化迷失:競技武術對練套路設計思想重塑[J].天津體育學院學報,2013,28(3):229-233.
  [4] 鄧州.促進自主技術標準“走出去”的策略研究[J].標準科學,2018(8):28-31.
  [5] 張震宇,郭玉成.競技武術比賽器械標準化研究[J].西安體育學院學報,2013,30(4):439-443.
  [6] 李守培,郭玉成,張勇.傳統武術套路技術體系的標準化研究[J].中國體育科技,2013,49(3):65-71.
  [7] 劉強,楊歡,姜偉成.新編體育教程[M].大連:大連理工大學出版社,2010:56-57.
  [8] 資薇,楊小偉,王宇.2017年全國武術套路錦標賽成績分析及對訓練的啟示[J].吉林體育學院學報,2017,33(6):88-94.
  [9] 陳燦,張清澍.“單對統一體育競技價值取向下體育舞蹈屬性及特征研究”[J].首都體育學院學報,2017,29(5):447-458.
  [10] 李群英.論武術對練項目的技術要求與訓練方法[J].郴州師范高等專科學校學報,2000(4):84-87.
  [11] 武冬.“單對統一”武術套路競賽模式研究[J].北京體育大學學報,2016,39(4):101-108.
  [12] 丁傳偉,張長思,王繼生.論競技武術對練套路中暴力性動作編排的武德文化迷失[J].首都體育學院學報,2013,25(6):541-544.

    朱海楠,張帆.武術套路對練的技術標準及選取策略[J].西安體育學院學報,2019,36(06):724-727.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 AG疯狂马戏团游戏下载 四川时时在线投注 nba外围投注 宿迁麻将玩法 甘肃11选5开奖 pk10冷热码趋势图怎么看 北京快三软件下载 梦幻109法系如何赚钱 吉林快三全天稳定计划软件 河南泳坛夺金开奖直播 大乐透近30期走势图 双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