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文學理論論文

弗洛伊德的“性本能和無意識”創作觀

時間:2019-09-16 來源:福建茶葉 作者:周琳莎 本文字數:2954字

  摘    要: 作為“人類偉大的領路人之一”弗洛伊德開創了精神分析學派,其試圖在文學藝術中運用精神分析學方法分析闡釋,形成了一種獨特的精神分析學的創作文藝觀,推動西方非理性主義文論思潮的產生。弗洛伊德提出的精神分析美學對文學作品的生成產生著重要的影響,主要表現在性本能升華和無意識創作這兩個方面。本文通過分析弗洛伊德文藝觀,進一步揭示無意識與性本能是文藝創作的根本動力。

  關鍵詞: 弗洛伊德; 性本能; 無意識; 白日夢;

  作為二十世紀精神分析學派創始人弗洛伊德,首次明確將現代心理學與文藝學相結合, 把精神分析學應用于文學研究之中,拓寬并加深了文藝學的研究領域。這種精神分析文藝觀不僅僅對文學,而且對倫理學、美學等多個領域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在弗洛伊德看來,文藝創作在本質上是一種無意識的精神活動,也是性本能的升華。因此,弗洛伊德以無意識取代意識,以非理性取代理性的文藝觀,從根本上顛覆了西方傳統的羅格斯中心主義。

  1、 文學創作內驅力是白日夢———性本能的升華

  “一篇作品就像一場白日夢一樣,是幼年時曾做過的游戲的繼續,也是它的替代物。”[1]弗洛伊德在《作家與白日夢》中明確指出白日夢是人的幻想,其來源于兒童時候的游戲。兒童在游戲中創造了一個自己的世界,在游戲中兒童具有主導性地位。根據兒童的成長經驗,筆者認為弗洛伊德的觀點具有普適性。因為通常年幼的游戲給我們帶來極大的滿足感,寄托著每一個兒童年幼的夢想。白日夢的滿足給兒童帶來了快樂,這種白日夢充分地顯示于游戲之中。

  兒童長大之后盡管不再做游戲,但也不會放棄這種白日夢的實現的快樂。成人善于通過幻想來促進白日夢的實現。尤其是作家,作家的幻想相當于童年時期的游戲,而其創造的作品其實是幻想的產物。弗洛伊德認為:“幻想的動力是未得到滿足的愿望,每一次幻想就是一個愿望的履行,它與使人不能感到滿足的現實有一定的關聯。”[1]可見,成人的幻想其實取決于現實中未能滿足的愿望,幻想行為往往促進了作家的創作。因此,弗洛伊德把幻想看成現實生活的一種心理補償。人們在現實生活中得不到滿足后便進入想象的世界中,通過幻想替代現實。這種未滿足愿望的宣泄其本質是對現實欲望的渴求。善于創造的作家由于內在欲望被壓抑,便通過幻想來創作藝術作品,從而釋放被壓抑的欲望。幻想,是作家自由的選擇形式,是生命的歡樂的源泉,也是成年人有目的性的一種想象。在成人的幻想領域,每個人不合理的“本我”趨向于合理,本能滿足于一種無壓抑的實現。可見,無論是兒童時期游戲的滿足還是成年幻想的替代,究其根源其實是被壓抑的性本能沖動的一種升華。

  每個人身上都有力比多,即性本能、本我,主要表現為渴望權力的一種意志。力比多通常遵循著快樂原則與現實原則。在兒童時期,本我占據統治地位,人可以依據快樂原則無拘無束地表達各種情感與欲望。但隨著人格不斷發展,快樂原則逐漸失去了統治地位。人的本能欲望可能與道德和法律相互沖突。現實原則成為了每個人自我遵循的主要原則,力比多逐漸在現實中受到節制,被迫壓抑。但其實本我的快樂原則并沒有徹底消失,兒童或者成人將這種被壓抑的性本能通過藝術的升華、轉換,從而將本能的欲望得到宣泄。因此,受到壓抑的性本能便通過社會道德允許的形式或途徑得到升華與滿足。這種形式或途徑通常表現為作家的文學作品或者藝術家的文藝作品。

  “伴隨著文明而來的種種不滿,實乃性本能在文化壓力下畸形發展的必然借口。性本能不滿足的部分乃大量升華,締造文明中最莊嚴最美妙的成功。”[3]兒童在現實生活中打造現實中沒有的游戲世界,成為世界的主角;成人通過幻想創造出藝術作品,從而滿足快樂需求。無論是兒童還是成人,這種創造的藝術成為了被壓抑的性本能的一種有效宣泄,也是一種被壓抑的性本能沖動的升華。作為創作者,其善于巧妙地將性本能的壓抑巧妙地轉換成文學創作。作為接收者,我們可以從文學作品中感受到藝術家性本能欲望而產生共鳴,從而得到滿足。我們不用因為自我而感到害羞,反而能夠作品中享受我們的白日夢。作為現實生活參與者而言,我們渴望看到自己生活在別人的作品中的投射。在這種道德和美學的保護下,我們往往能夠心安理得地觀看者別人的生活,從而達到自我愿望獲得滿足。
 

弗洛伊德的“性本能和無意識”創作觀
 

  2 、文學創作的根本動因是無意識活動———壓抑的展現

  白日夢是創作者創作的內在驅動力,而無意識活動則是驅動力背后的根本動因。“無意識是人們受到壓抑而沒有被意識到的充滿本能和欲望的心理活動。”[4]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中,把人的精神領域分成為了三個層次:前意識、意識、無意識。其中,無意識是被壓抑之物,主要表現為每個人的意識系統中會對無意識系統中的欲望起抑制作用。在整個文學創作活動中,無意識與意識自始至終都是相互聯系的,無意識始終在指導著意識作用的發揮。可見,無意識活動是文學創作的根本動因。

  “藝術家的創作也同夢一樣,是無意識欲望在想象中的滿足。”[5]弗洛伊德認為,文學作品的創作本質其實是一種無意識的精神活動,因為藝術家創作時往往很難察覺這是自身的無意識。創作者通常將被壓抑的無意識欲望作為自己文藝創作的根本動力。這種無意識的創作其實是非理性主義的文藝觀,這也直接否認創作者的自覺意識。通常在文學創作過程中,創作者對生活的體驗,對藝術構思再到具體表現,創作者的意識起著決定性的作用。這源于創作者在現實生活中形成的世界觀、文藝觀,它們是文學創作的重要導向。但是創作者在具體的創作中往往可能會產生靈感,這其實是無意識的直覺作用。可見,在文藝創作過程中,創作者的非自覺性通常不能排斥整體的自覺性,而無意識因素往往在意識的支配下發揮著重要的作用。比如歌德曾經在創作《少年維特之煩惱》時自稱在四個星期中“一口氣寫成了”,并且認為自己的創造性想象中包含著無意識的因素。這正符合弗洛伊德所認為的:“無意識在人類生活中是異常活躍的,隨時尋求著爆發。”[6]

  作為一個特殊的精神領域,它具有自己的愿望沖動,自己的表現方法以及它也有的精神機制。藝術家的任務不僅是要表現人的意識活動,還要深入到那深不可測的無意識中去,探索心靈的奧秘,進一步去揭示人的豐富的內心世界,從而達到心理上的真實,而非浮于表面的真實。可見,文學創作的根本動因是與生俱來的無意識本能活動。無意識是有意識的鋪墊,日常生活經驗的無意識積累是為有意識地創作作鋪墊。

  可見,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學對文學創作產生著重要的影響,他圍繞著創作者的創作動機與創作本質等問題。弗洛伊德將文藝創作等同于白日夢的實現,他以無意識,非理性根本上打破了西方傳統的理性主義。這樣的白日夢文論觀對后世的文學創作產生突破性的影響,其開創了人類歷史上運用無意識心理分析作家創作的先河。但是關于性欲升華說與無意識創作也存在一些片面的觀點,他的創作文藝觀缺少堅實的哲學方法論和美學基礎,因此弗洛伊德白日夢文論觀容易受到攻擊或歪曲,存在一定偏頗之處。

  參考文獻

  [1][2][奧]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著.侯國良譯.創作家與白日夢.文藝理論研究,1981:3, 3.
  [3][奧]弗洛伊德.愛情心理學[M].林克明譯.北京:作家出版社,1986:172.
  [4]黃寶富.欲望的策略——弗洛伊德文學理論研究[J].浙江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3, (2) .
  [5] [瑞士]維雷娜.卡斯特.羨慕與嫉妒——深層心理分析[M].上海:三聯書店.1933年:34.
  [6] [奧]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論新編.高覺新譯,商務印刷館,1987:171.

    周琳莎.淺析弗洛伊德關于創作的文藝觀[J].福建茶葉,2019,41(05):274.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