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軍事論文 > 鴉片戰爭論文

促使條約出現的因素探究——《南京條約》為例

時間:2019-11-26 來源:濮陽職業技術學院學報 作者:劉秀榮榮 本文字數:5365字

  摘    要: 鴉片戰爭后, 條約第一次出現在中國歷史的舞臺上, 這種新的國際交往方式的出現, 意味著舊的世界秩序逐漸在瓦解。滿清政府的民族特性以及君臣對政治的冷漠態度使得香港島被輕易割讓;滿清君臣對條約的認識不清, 直接促成了《南京條約》中各項條款的面世, 這些早期不成熟的條約觀使近代中國在無形中喪失了許多權益。同時, 在資本主義擴張的世界大勢下, 條約作為一種新的世界秩序必將在中國這個古老的農業大國蕩起漣漪。

  關鍵詞: 《南京條約》; 民族慣性; 羈縻; 萬年和約;

  在漫長的封建社會, 華夏族認為自己處于天下的中心, 與中國相對的四夷則處于四方, 共同組成了天下。這種“天下”觀使人們逐漸形成了華夏文化優于夷狄文化的意識, 形成了一種孤高自傲的民族心理。長久以來, 輕視四方的民族尊卑意識促成了傳統的華夷之辨, 這種華夏中心意識深深影響著國人, 不僅體現在對待周邊少數民族的態度上, 在近代, 面對外來“海洋國家”的侵襲, 統治者依然以“天朝上國”自居, 絲毫沒有意識到中國只是眾多國家中的一國, 在與外國的交往中依然沿襲舊有的華夷制度, 想要用同樣的羈縻之道來解決近代的問題。殊不知, 在他們閉塞自守的這萬千歲月里, 西方國家早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海洋文明將以其海納百川的姿態駛向大陸文明, 工業革命的炮火將強烈地沖擊古老的農業文明, 不幸的是, 中國恰好是被沖擊的對象。1840年, 在英國的炮火下, 中國這個傳統的農業古國將不得不以新的姿態來迎接挑戰, 而條約制度作為一種新的交往方式將逐漸取代傳統的朝貢體制。但是, 在條約這種新事物出現之際, 我們需要探討一下“條約”何以“立”的問題, 畢竟, 新事物取代舊事物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 而它的出現必定是偶然性與必然性的統一, 內因與外因的結合。

  一、文化濫觴:民族慣性與政策導向

  (一) 滿清的民族慣性

  縱觀中國幾千年歷史, 中原國家與周邊少數民族一直處于不斷的斗爭與融合之中, 而在中國歷史上, 少數民族建立的政權一直處于弱勢地位, 依附于中原王朝, 但蒙古建立元朝, 滿清取代明朝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正如王夫之所言:“歷代亡國, 無足輕重, 惟南宋之亡, 則衣冠文物, 亦與之俱亡。余曰:‘明亡于清, 反不如亡于李闖’。”[1](7)這種論點自然帶有狹隘的民族主義色彩, 但不可忽視的是, 滿清政權作為少數民族政權, 他們受到長久以來生活方式、經濟特點的影響, 在對待與周邊國家的關系上, 其關注點必然有自己的特點。

  “滿洲的經濟本來是以漁獵和畜牧業相混合為基礎的半游牧業, 這與中國本土定居的農業的經濟根本不同, 因此滿人在戰略上特別重視與滿洲具有某些共同基本特征的蒙古、新疆和西藏等游牧社會的關系。”[2](141)雖然來自西方的沖擊給滿清王朝帶來了一定的影響, 但還不足以引發他們足夠的重視。因為滿人專心致力于北方游牧地區, 視西北游牧民族為國家大患, 這便使他們忽視了對于沿海的治理, 輕視那些來自沿海的西方人, 因而在締結條約的過程中, 他們更多的是關注自己的統治利益。滿族統治者清楚地認識到他們和漢人的差距, 滿族是異族, 所以當19世紀中國面臨西方的入侵時, 他們并不樂意提倡民族主義, 他們所想的是如何維護皇朝的利益, 使滿洲政權長久留存。所以我們可以看到, 近代中國簽訂的第一個條約《南京條約》中, 香港島被割出去了, VIP、廈門、福州、寧波、上海, 五口通商了。在清人的眼中, 香港島乃海外一荒島, 無甚重要, 遠比不上西北少數民族帶來的危害, 而對于沿海開放將有的危害, 他們也沒有清晰的認識, 畢竟關注了解的比較少。
 

促使條約出現的因素探究——《南京條約》為例
 

  (二) 文化壓制促成的政治冷漠

  道光帝認為, 《南京條約》是一種永杜后患的方法, 沒有一個軍機大臣為變革起過非常必要的促進作用。鴉片戰爭后, 北京的政治氣氛使人們對政治如此漠不關心, 以至于人們可以在茶樓酒館里看到“免談時事的告白”[3](529)。各省官員也沒有多大的作為, 他們應付這種新形勢的綱領仍舊是墨守成規。這種現象在今天看來是匪夷所思的, 但究其根本我們可以發現, 這與清王朝長久以來的文化壓制有關。

  清朝是皇權高度集中、中央集權達到頂峰的時代, 與此相對應的是整個社會的文化壓抑。這種文化壓抑直接促成了“非政治化”的觀念。王泛森詳細闡述了這個現象:“清代政治對文化領域之壓制最大的影響, 是因漣漪效應帶來各種文化領域的萎縮、公共空間的萎縮、政治批判意識的萎縮、自我心靈的萎縮, 形成一種萬民退隱的心態, ‘非政治化’的心態。”[4](462)正是這種思想壓制, 最終把讀書人變成統治者所想要的那個樣子, 進而造成整個官僚體系的無能、冷漠。當條約出現的時候, 清帝國的統治者認為高級官員應該置身事外。例如:1842年8月17日, 耆英打算在當時正在進行的和談中親自會見英國人, 但道光帝指示不宜這樣做;1846年5月8日, 欽差大臣賽尚阿提出了一個對付外國人的辦法:切斷外國人可以要求中國官員接見的所有渠道[5](33)。大清帝國的官員們所想的是如何迎合統治者的需求, 盡快促成“和”的局面, 而對于條約這種新事物并沒有深入的了解, 對于條約的談判, 清政府采取漠不關心的態度。英國人利洛在《締約日記》中是這樣說的:“在歐洲, 外交家們極為重視條約的字句與語法。中國代表們并不細加審查, 一覽即了。很容易看出他們所焦慮的只是一個問題, 就是我們趕緊離開。因此, 等他承認條約以后, 就要求大臣將運河中的船只轉移到江中。”[6](419)如此可見, 清朝長久的文化壓抑, 使統治者忽視官員的政治需求, 使官員在面對近代新的外交方式時, 只會一味迎上, 一味墨守成規, 不思他法, 只想如何快速解決爭端。

  二、滿清君臣的條約觀

  (一) 以“羈縻”應“條約”

  古代社會, 基于中原王朝對周邊國家的認識, 以及華夏優越感使然, 長期以來都實行羈縻之道統治外夷。幾千年來, 亙古不變, 以致到了近代對待西方國家, 清政府居高自大, 幻想用同樣的羈縻之道來處理與西方國家的關系, 條約也一度被他們視為羈縻政策的一種, 所謂“暫行條約, 以撫順夷情”。基于這樣的意識, 一定程度上也促成了條約的簽訂。

  何謂羈縻?《史記》謂:“蓋聞天子之于夷狄也, 其義羈縻勿絕而已。”從歷代王朝的的實踐看, 除了上述的基本含義外, 羈縻之道還包含著夷夏有別、恩威并施、懷柔遠人、因俗而治等內涵, 以及權宜、權術, 甚至糊弄對付之意。羈縻為“圣王制御蠻夷之常道”[7](2830), 亦為清朝君臣所繼承, 道光謂:“從來撫馭外夷, 道在羈縻。”[8](673)孔子“柔遠人, 則四方歸之”的說法在與強大的蠻夷打交道時則往往兼用“羈縻”政策[2](143)。因而在鴉片戰爭后, 清政府把和約看作是一時的權宜之策, 將條約視為羈縻的一種。當他們處于弱勢地位, 不得不以安撫來達到維護統治的目的, 這一度充斥在近代早期條約觀的血脈中。

  《南京條約》附件中確立了最惠國待遇和領事裁判權, 這與羈縻思想有著莫大的關聯。領事裁判權的讓與, 與羈縻之道中的因俗而治有密切的聯系, 即所謂“修其教不易其俗, 齊其政不易其宜”[9](249)。《南京條約》的簽訂暗含了豐富的羈縻思想, 這時的清政府還妄想著用羈縻來處理對外關系, 而沒有認識到條約的重要性與危害性。鴉片戰爭中, 耆英等提出:“暫事羈縻, 以作緩兵之計。”[10](4445)而在后來, 咸豐皇帝居然提出:“自古要盟不信, 本屬權宜。”[11](2270)在這樣的心理驅動下, 我們喪失了許多國家利益, 而此時天朝的迷夢還蕩漾在滿清君臣的心中, 他們并不知這些權益的喪失將給中國社會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難道說, 這就是無知者無畏?那輕輕的一筆, 出賣的是整個民族的尊嚴。

  (二) “用商制夷”的迷夢

  在近代, 天朝君臣認為, 條約中許以通商, 是莫大的恩惠。1842年, 耆英、伊里布等在陳述接受《南京條約》的理由時, 有這樣一段描述:“臣等伏思該夷等所請, 雖系貪利無厭, 而其意不過求賞碼頭, 貿易通商而止, 尚非潛蓄異謀。與其兵連禍結, 流毒愈深, 不若姑允所請, 以保江南大局。”[5](2262)隨后, 耆英提出:“該夷以通商為性命……故自有明至今, 羈縻夷人, 皆借通商為餌。”[5](2649)基于這種以外貿控制外夷的狹隘觀念, 他們認為通過給予經濟利益可以免于戰爭, 所以, 在隨后的外交中, 十分輕松、慷慨地讓出了許多經濟利益, 這里就涵蓋了關稅的問題。

  《南京條約》對關稅有這樣的規定:“英國商民居住通商之VIP等五處, 應納進口、出口貨稅、銅費, 均應秉公議定則例, 由部頒發曉示, 以便英商按例交納。”[12](512)仔細研讀此條文, 可以得出一個令人驚訝的結論:這里的秉公議定并沒有賦予英國參與制定關稅的權力, 但在實際中耆英等徑直與英方談判中國關稅稅率, 而且之后與他國的交往中, 這一思想更是隨時被應用, 不只耆英等官員認為讓出關稅可以安撫外夷, 就連朝廷也是極為贊同, 絲毫沒有為關稅權的淪喪而痛心, 甚至洋洋自喜, 認為這種“以商制夷”的做法不僅安撫了外夷, 而且對于自己的稅收無所損害。但是, 在之后的許多年里, 國人因為大清帝國的這一迷夢, 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資本主義以狂卷之勢向這個傳統的農業古國襲來, 自然經濟逐漸解體, 國家主權一步步淪喪, 中華民族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

  (三) “萬年和約”的暢想

  鴉片戰爭后, 英國提出要與中國締結條約, 而當時的滿清君臣正為當時的局勢所苦惱, 他們想要有一種方法來盡快擺脫當前的僵局, 而《南京條約》的簽訂可以說是應運而生, 既滿足了英方對于自身利益掠奪的要求, 同時又符合滿清政府的暢想, 他們想要盡快促成和局, 鞏固自己的利益, 更重要的是他們并沒有認識到鴉片戰爭與資本主義擴張之間的關系, 因而對此條約寄予厚望。

  如有論者所言:“清朝君臣并不知道條約與商約的區別, 將鴉片戰爭訂立的條約視為一攬子解決爭端、一成不變的萬年和約。”[13](135)道光帝告誡負責簽約的軍機大臣耆英:“經此議定之后, 該大臣等務當告以大皇帝相待以誠, 所求無不允準, 從此通商, 永相和好, 汝國亦應以誠相待, 斷不準再啟兵端。”[14](23)滿清君臣的這種“萬年和約”的暢想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南京條約》簽訂的速度:沒有什么比一勞永逸更好了, 永保和局的暢想使他們忽視了資本主義侵略的實質, 以至于在此后的許多年里, 當列強提出修約要求后, 清朝君臣無不以“萬年和約”為辭, 極力反對, 謂“前立和約, 既稱萬年, 何以妄議更張”。如果彼堅持十二年修約, 亦只可擇其事近情理無傷大體者, 允其變通一二條, “以示羈縻”[11](465)。可見, 清政府的這種短視和一廂情愿的臆想只能是幼稚可笑的意亂情迷, 經不起歲月的考驗, 隨著資本主義侵略擴張的步伐, 一個個條約的簽訂, 主權的一步步喪失, 這種暢想終究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三、資本主義經濟擴張的本質要求

  馬克思在談到征服時認為, 所有的征服有三種可能, 其中之一就是“發生一種相互作用, 產生一種新的、綜合的生產方式”, 即征服民族與被征服民族“混合形成的生產方式”[15](100)。

  利用條約來處理國家關系的行為, 是建立新的世界秩序的需要, 是資本主義經濟擴張下的產物, 是大勢所趨。

  資本主義經濟說到底是一種高度發達的商品經濟, 他的本質是一種對外掠奪。而中國是一個自然經濟占主體的封建國家, 它是保守的、孤立的, 這就造成了一種強烈的沖突, 當中國社會優于西方社會的時候, 這種沖突不明顯, 一旦資本主義在西方大面積建立起來, 這種基于經濟擴張的需求就會導致強烈的國家沖突, 鴉片戰爭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自1492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以后, 世界格局發生巨大的變化, 資本主義經濟的興起, 西方國家資本主義制度的相繼確立, 使他們開啟了對外擴張的征程。而此時中國的閉關自守與西方的擴張形成了矛盾, 西方在謀求對華貿易受挫后, 采取了武力的方式來打破這一局面。條約是他們所能想到的征服中國的最好方式, 因此無論從哪方面來說, 他們都會積極地建立與中國的條約關系, 來實現他們侵略擴張的目的。

  中國自古以天朝上國自居, 用傳統的羈縻之道處理對外關系, 視閉關自守為國策, 近代西方國家在交涉無果的情況下, 用武力侵略以達到目的, 用條約來處理兩國關系。可以發現, 條約的簽訂是中外共同促成的結果, 是內外因相交融的結果。《南京條約》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簽訂的, 長期的文化壓制造成滿清官員的政治冷漠, 使他們漠視條約這種新事物;滿清的民族慣性使他們視西北游牧民族為大患而輕視沿海地區;把條約視為“羈縻”, “用商制夷”“萬年和約”等等的早期條約妄想, 暴露了滿清政權的盲目自大, 沒有認識到條約的實質。這些是促成條約簽訂的內部因素。而條約能夠被簽訂的最根本的原因在于, 它順應了世界資本主義擴張的大勢, 這種新的國際秩序是歷史發展的潮流。 (下轉第51頁)

  參考文獻

  [1] 伍立楊.章太炎傳[M].北京:作家出版社, 2013.
  [2] 費正清.劍橋中國晚清史 (1800—1911) :下卷[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1992.
  [3] 齊思和, 等.鴉片戰爭:第5冊[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72.
  [4]王泛森.權利的毛細管作用[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2015.
  [5]齊思和, 等.籌辦夷務始末 (道光朝) :第5冊[M].北京:中華書局, 1964.
  [6]中國史學會.鴉片戰爭:第5冊[M].上海:神州國光社, 1954.
  [7]班固.漢書:第4冊[M].北京:中華書局, 1962.
  [8] 清實錄:第36冊[M].北京:中華書局, 1986.
  [9]鄭玄, 孔穎達.禮記正義[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1999.
  [10] 文慶.籌辦夷務始末 (道光朝) :第6冊[M].臺北:文海出版社影印本, 1970.
  [11]賈楨.籌辦夷務始末 (咸豐朝) :第6冊[M].北京:中華書局, 1979.
  [12]茅海建.天朝的崩潰:鴉片戰爭再研究[M].上海:三聯書店, 1995.
  [13]王建朗, 黃克武, 等.兩岸新編中國近代史·晚清卷 (上) [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16.
  [14]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所.近代中國對西方及列強認識資料匯編 (第一輯) :第1分冊[M].北京: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出版社, 1973.
  [15]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M].上海:人民出版社, 1972.

    劉秀榮榮.“條約”何以“立”——以《南京條約》為例[J].濮陽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7,30(05):43-45+51.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 彩票11选5什么软件可以买 派派赚钱安排么 四个号码复式三中三多少组 黑龙江十一选五技巧 上证指数大盘 现实生活中什么赚钱 秒速时时彩计划在线 在yy怎样赚钱是真的吗 pk10官网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5免费计划 小鱼赚钱的高额任务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