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外國文學論文

《拉普拉斯的魔女》中的文本時間和故事時間探究

時間:2019-10-28 來源:文學教育(下) 作者:張璇,余德文,劉秋顏 本文字數:3682字

  摘    要: 文本時間,也稱故事時間。是“講”的時間,是經作者加工的;而故事時間是指故事發生的自然時間。在《拉普拉斯的魔女》中,兩個時間其實是錯綜復雜的。通過對情節解構,即可分析。

  關鍵詞: 《拉普拉斯的魔女》; 文本時間與故事時間; 時序; 頻率;

  在《拉普拉斯的魔女》中,東野圭吾處理敘事效果的手法之一是處理文本時間與故事時間的關系。文本時間與故事時間在小說中既錯開又聯系。這樣,《拉普拉斯的魔女》才充滿“懸疑”、“推理”的元素。

  一. 文本時間與故事時間的關聯

  我們大體可以將《拉普拉斯的魔女》的故事情節梳理為三個部分:1、圓華與青江、中岡之事;2、硫化氫導致一系列死亡之事;3、甘粕才生一家之事。

  我們能在此處很清楚很簡潔地梳理出三部分的情節內容。但其實在文章中,三部分故事的跳躍性極強,又彼此分開。這三條線時斷時連,此線拉到一半,戛然而止,留下莫大的懸念,又開始另一條線。其敘述不是從一而終的,而是此處未講完,又到彼處講一下,因此形成了與故事時間截然不同的“文本時間”。

  《拉普拉斯的魔女》中,敘事時間和故事時間的不統一性如下文(加粗字體的情節是按照“故事時間”發展順序排列的,未加粗的字體是分布在各個章節中的零碎情節,它以作者安排的秩序出現在文本當中,使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逐步在腦海里對粗體字的故事情節補充完整):

  1.甘粕一家遇害:青江回憶起甘粕一家是因硫化氫中毒家破人亡(第6章)、青江翻看甘粕才生博客,得知甘粕一家遇害后的詳細事情(第14章);

  2.龍卷風事件:圓華的媽媽因龍卷風遇難(序章)、青江得知圓華從龍卷風災難中幸存(第15章);

  3.謙人手術后得到能力:謙人從植物人狀態蘇醒得到能力(第14章)、青江從博客中得知謙人蘇醒、失憶(第15章);

  4.圓華與謙人的故事:圓華主動要求手術、希望獲得和謙人一樣的能力(第24章)、圓華回憶兩人相識,得知謙人特異能力(第25章),謙人失蹤,想要阻止謙人復仇(第26章);

  5.硫化氫死亡事件:水城義郎在赤熊溫泉因硫化氫遇害(第2章)、那須野在苫手溫泉溫泉因硫化氫遇害(第10章);

  6.甘粕才生陰謀浮出:青江與羽原博士談話得知甘粕才生是造成家庭悲劇的始作俑者(第26章)、中岡走訪甘粕一家社會關系得知博客所寫與實際相異(第23、27章)、謙人訴說昏迷時聽到父親的自述(第36章);

  7.“魔力”的真相:青江得知“魔力”的內容(第24章)、青江得知謙人擁有“魔力”(第24章)、青江得知園華擁有“魔力”(第26章)、青江協助圓華運用魔力阻止謙人復仇(第35、37章)。
 

《拉普拉斯的魔女》中的文本時間和故事時間探究
 

  可以很明顯地看出兩個時間在敘述中不是統一的而是錯亂的。東野圭吾未將故事一口氣完整且連貫地展現在讀者眼前,而是對故事進行加工處理。他提供給讀者的文本秩序,需要讀者自己進行細讀與思考才能懂得。這或許是《拉普拉斯的魔女》這一小說“推理味”的所在。

  二. 小說推動情節的“連接點”

  小說中文本時間與故事時間能夠有機交替進行,是因為敘事情節間有“助推器”:一些事件的發生,或是一些啟發的影響,促使情節發展,時間前移。見下文:

  1.千佐都與甘粕謙人通話的情節出現后,甘粕謙人一線和硫化氫死亡系列一線開始聯系;

  2.青江發現中岡的名片,二人相見,中岡向青江詢問赤熊溫泉是他殺、甚至是千佐都殺害水城的可能性這一系列事情推動了青江尋找真相,為青江與圓華相聯系提供了動機前提;

  3.青江與奧西哲子一起討論赤熊溫泉和苫手溫泉事件是否真的是巧合,并且調查并得出了那須野和水城義郎都與《凍唇》電影有關。此時,青江發現了甘粕才生的博客。這一系列事件使重要線索“博客”被引出;

  4.青江在閱讀博客時,認為甘粕父子與溫泉事件有關,且懷疑園華找的人就是謙人的事情使謙人一線與青江、園華一線相聯系;

  5.中岡調查甘粕才生,從他人對才生的敘述中懷疑博客的故事真實性,同時青江得知圓華的能力,圓華回憶四年前和謙人的相遇的這情節使中岡、青江、圓華一線和甘粕故事一線相聯系;

  6.謙人打電話讓千佐都約見甘粕才生,青江和圓華跟蹤千佐的情節都使三條支線劇情統一,引出結局。

  連接點的安排推動了情節的發展,又讓表面上各不相關的情節產生聯系,這些連接點帶動了文本情調和節奏的變化,讓文本時間和故事時間的分隔與統一有跡可循。

  三. 小說敘述時間的時序

  小說中自如轉換的時間順序使文本時間和故事時間的兩條線最終實現統一。

  文本時間的錯亂,除了體現在不是按照歷史順序進行之外,在部分順時序敘述的過程中插入一段與上下文時間、因果關系不連屬的故事內容。即:逆時序敘述方式中的插敘。

  第二十五章,是羽原圓華回憶四年前與謙人的交流,得知謙人并未失憶且想要復仇的野心。此處的回憶既映證了前文青江對謙人并未失憶的猜測,又讓讀者進一步了解了謙人預測能力的來源,同時開啟下文中甘粕才生一家悲劇的真相和溫泉死亡案件系列的真相,并引導故事走向情節最終的最終發展。這一章節的回憶,即插敘片段,非常好地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使情節出現決定性的轉折,讓讀者猝不及防地進入故事發展的緊要關頭,從而使故事更加驚心動魄,扣人心弦。

  因此,插敘片段不是一種沒有價值的情節。在《拉普拉斯的魔女》這部偵探推理小說中,可以成為插敘片段的情節往往有以下兩種特點:

  1.它對情節須有引導性或轉折性的作用。不管是上述的重要情節,還是在文本中的一些細節中,如千佐都回憶被謙人慫恿殺掉自己的老公等,都對插敘片段之后的情節有引導性作用,或多或少都能夠映證前文中的疑點或者帶出證據來指向真相;

  2.在文本敘述中,插敘內容在這一部分反客為主,成為了情節中舉足輕重的存在,而順時序的敘述則降到了次要的地位。如果沒有了插敘文本,小說中許多隱藏的線索就不能被應和,一些空白的文本也得不到補充,可見,插敘尤為重要。因此,插敘出現時,順時序的敘述便成為插敘內容的框架和向導。

  插敘造成了故事節奏改變,情節反轉,造成小說短暫的中斷和跌宕。對于推理小說來說,這些中斷和跌宕更是在填補情節空白、尋找證據、引導真相,由此,插敘在推理小說之中更能顯現出它的重要性。

  另外,東野圭吾沒有在小說中一味地使用插敘這樣的“逆時序”。大致形成文本時間邏輯之后,他便開始使用順敘的方式來敘述文本。這可以讓讀者將自己找到的線索與作者安排的線索統一,使讀者產生與作品相同或相似的思想見解,繼而滿足讀者在逆時序中產生的閱讀期待。

  四. 分析小說里出現事件反復的頻率

  “頻率是一個事件在故事中出現的次數與該事件在文本中敘述的次數”。在《拉普拉斯的魔女》中,反復出現的事件有二:一是硫化氫致人死亡;二是羽園圓華“奇特”能力(預測物理現象的能力)的外顯。

  在小說敘事過程中重復出現某些情節,是“考慮文本中各個情節的整體相似性”。這些相似性,正是我們探究“頻率”的突破口。《拉普拉斯的魔女》中,“硫化氫”與“能力”這兩事的出現將敘事時間的過去與現在相聯系且與文本時間相對應。在情節初始,這兩個事件看似是偶然發生的,但閱讀到最后,讀者便發現這是在情節進行下必然發生的事情,也從中利用頻率事件將文本時間串聯起來,達到韻味無窮的推理審美境界。

  “硫化氫中毒”是重復之一:一出現在赤熊溫泉的硫化氫中毒致死事件,二出現在苫手溫泉的硫化氫中毒致死事件,三在甘粕才生家的硫化氫中毒致死事件。“硫化氫中毒”一事的重復,可以看作是作者讓“硫化氫中毒”這一情節在文本中的反復出現。盡管每一次的出現,都可以成為“單一敘述”,但從讀者接受的方面來說,這樣頻率的重復達到了一種強化讀者印象的效果。讀者會發現,每一次“死人”,都是因為“硫化氫”,而且硫化氫的“出沒”,又極其撲朔迷離,讓人不知所以。是人為還是事故?若認定為事故,卻又擺脫不了人為的可能性;若認定為一人所為,卻又不能“洗清”另一些人的“嫌疑”……讀者若形成如此心路歷程,那東野圭吾對硫化氫事件的“反復”便十分成功。

  “超能力”事件亦是。從武尾看到圓華幾乎能“完美地避開雨水”,到圓華能控制夾娃娃機一定能夾到娃娃,能預測保齡球的掉落情況,再到圓華當著青江的面控制氣體的流動等。同時,謙人的超能力也在文本中不斷出現。當“超能力”這一意象的首次出現時,讀者不會特別在意;“超能力”再次出現,讀者開始能感受到魔幻的氣氛;再三出現,讀者開始有很深刻的印象,并且迫不及待地解開謎團。雖然這些“超能力”每一次都出現在不同的“單一敘述”中,但正因為這種反復的強調,增強了讀者的閱讀體驗,同時也促使了情節的不斷向前推進。

  同一事物在不同單一敘述中的不斷出現,是一種“設置懸念—懸念加強—解決懸念”的具有懸疑味道的處理方法。這樣的“頻率”讓文本中懸念的出現不會突兀,懸念的解決也不會倉促。

  五. 總結

  在《拉普拉斯的魔女》中,作者在敘事時間的安排上別具匠心。比之從頭至尾都是用順敘方式的敘述結構,讓讀者跟從文本時間與故事時間相一致的情節,毫無起伏地理解文本,這種“逆時序”的敘述由于違反了人們理解事物發展順序的一般規律,從而容易產生吸引人注意力的效果。

  在情節上打亂了事件發展的順序,通過連接點講線索串聯,使文本時間和故事時間從一開始的不一致到最后趨于統一,既使得小說跌宕起伏,錯綜復雜;又引導讀者尋找線索,自行整理故事時間。再者,又通過一些事件在文本中的不斷重復再現來設置懸念,更是增添了小說的“懸疑”、“推理”元素。

  總而言之,東野圭吾或自覺或不自覺地利用了敘事文學的特有寫作手法來進行寫作,將這些特點熟練地融入作品中,使得《拉普拉斯的魔女》成為一部經典的偵探推理小說。

  參考文獻

  [1]童慶炳.文學理論教程[M].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2015:272.
  [2]郝偉棟.莫言小說敘事時間研究[D].山東大學,2018.

    張璇,余德文,劉秋顏.《拉普拉斯的魔女》敘事時間的安排[J].文學教育(下),2019(10):34-35.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 湖北11选5在线购买 天天计划软件下载安卓 微乐辽宁海城麻将 福彩3d福彩3d黑牛图 中国女篮韩国女篮 送快递是不是很赚钱 星光娱乐棋牌app 时时彩稳赚技巧和经验 浙江快乐12 玩网上老虎机有人赢吗 吉林快三走势图表今天全天 超神pk10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