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律論文 > 經濟法論文

執法投入的預期效用函數理論模型

時間:2014-04-15 來源:未知 作者:學術堂 本文字數:4877字
  第三章 執法資源受限下的無奈

  正如前文所述,社會上主流的守法理論認為守法是每一個守法主體的道德義務。在這樣的前提下,守法主體的任何不法行為不僅是應受懲罰的,而且是國家不能容忍的。因此,國家應當運用自己所掌握的一切力量,力保每一個守法主體的守法行為同法律的具體要求相一致。在這種理論的指導下,國家確實一直在朝這個方向努力。那為什么類似上述典型案例中的不法行為仍然一直存在,而且國家也并沒有動用自身所有資源來消滅這種不法行為呢?是國家對這種不法行為的矯正無能為力嗎?
  在生產線員工最低工資爭議案中,勞監部門僅僅一個電話,甲企業就不得不認真對待生產線員工的投訴,從而使其后續行為至少在形式上避免了同法律的直接抵觸。而在張某工傷賠償案中,假如張某家屬的合法要求得到勞動監察部門的足夠支持,哪怕是象生產線員工爭議一案中的類似的一個電話,甲企業的守法行為選擇可能都會完全不同。在蘇某被變相解聘一案中,假如勞動監察部門能夠及時掌握情況,主動干預,相信甲企業也不敢公然違法。因此,執法部門的執法力度對守法主體的守法行為選擇的影響毫無疑問是巨大的,只要國家愿意投入相應資源,對各種不法行為的矯正作用是很明顯的。那么,是不是只要執法力度足夠,就能夠真正實現經典理論中的完全守法要求,從而保證守法主體的守法行為選擇同法律的規定完全一致呢?
  下面將圍繞著國家執法投入對守法行為的影響進行經濟學分析,并試圖找出國家目前在執法領域不能達成完全守法的經濟學上的原因。

  第一節 執法投入的預期效用函數理論模型

  在現代社會是以福利最大化或效用最大化為目標的經濟理性人的前提下,按照期望效用函數理論,國家設定的通過執法投入達成的守法程度的目標,應當是能達成最大預期效用的最優守法比例。
  設定Q為社會的守法程度,0<=Q<=1,為國家可以選擇的變量,那么相應的守法程度對應的執法收益則為以Q為變量的R(Q),執法投入或成本為C(Q),社會預期的福利或預期效用為E(U)。因為邊際收益和邊際成本均為正值且邊際收益遞減和邊際成本遞增,因此,R′(Q)>0,R″(Q)<0,C′(Q)>0,C″(Q)>0。在這樣的條件下,假設有最優的守法比例Q0存在,則國家設定的通過執法投入達成的守法程度的目標函數為:
  當R′(0)<=C′(0),因為R′(Q)>0,R″(Q)<0,C′(Q)>0,C″(Q)>0,maxE(U)=R(0)—C(0),Q0=0;
  當R′(1)>=C′(1),因為R′(Q)>0,R″(Q)<0,C′(Q)>0,C″(Q)>0,maxE(U)=R(1)—C(1),Q0=1;
  當R′(0)>C′(0),R′(1)<C′(1),因為R′(Q)>0,R″(Q)<0,C′(Q)>0,C″(Q)>0,maxE(U)=R(Q0)—C(Q0),0<Q0<1;
  前兩種情況實際上是不存在的。因為在R′(0)<=C′(0),因為R′(Q)>0,R″(Q)<0,C′(Q)>0,C″(Q)>0,maxE(U)=R(0)—C(0),Q0=0的情況下,意味著效用最大化或是福利最大化的社會是沒有任何執法投入,法律完全得不到遵守的無序社會,這樣的社會是不可思議的;而在當R′(1)>=C′(1),因為R′(Q)>0,R″(Q)<0,C′(Q)>0,C″(Q)>0,maxE(U)=R(1)—C(1),Q0=1的情況下,效用最大化或是福利最大化的社會是通過充分的執法投入,使法律完全得到遵守的理想法治社會,但是事實上,由于在Q0越接近1時C′(Q)增加得越快,而R′(Q)仍在繼續減少,要實現R′(1)>=C′(1)的條件是非常困難的,對于某一特定的法律領域或許有可能達到,但就社會整體而言,則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因此,事實上國家執法投入的目標函數為maxE(U)=R(Q0)—C(Q0),此時0<Q0<1。
  滿足最優解的一階條件為:
  E(U)/Q0=R′(Q0)—C′(Q0)=0滿足最優解的二階條件為:
  2E(U)/Q02=R″(Q0)—C″(Q0)<0
  因為R″(Q)<0,C″(Q)>0,二階條件2E(U)/Q02=R″(Q)—C″(Q)<0
  自動滿足。因此只有當R′(Q0)—C′(Q0)=0,即R′(Q0)=C′(Q0)時,社會獲得最優效用maxE(U)。
  因此,社會獲得效用最大化或者福利最大化時的守法比例0<Q0<1,此時R′(Q0)=C′(Q0)。這意味著社會為了實現福利最大化的經濟發展目標,不可能投入充分的執法資源達成完全程度的守法,而且這一目標只有在執法的邊際收益同其邊際成本相等時才能達到。在社會以預期效用最大化作為目標的情況下,可能投入的社會資源受限于達成最優守法比例Q0需要的程度。
  用MC曲線表示函數C′(Q),用MR曲線表示函數R′(Q),TR曲線表示E(U)的變化,上述函數關系可以用下圖表示:
  執法投入的預期效用函數線性模型圖
  上圖中,Q軸表示守法比例,其最高值為100%。P軸表示成本或收益。
  從左圖中可以看出,隨著守法比例Q的增加,代表每單位守法比例的提高需要的執法成本(或執法投入)的邊際成本曲線MC不斷上升,即邊際成本遞增,而代表每單位守法比例提高產生的執法收益(或執法效益)的邊際收益曲線MR則不斷下降,即邊際收益遞減。也就是說,隨著守法比例的提高,每繼續提高一單位守法比例需要投入的執法資源越來越多,而產生的執法效益越來越少。
  只要MR曲線在MC曲線之上,那么,每提高一單位守法比例產生的執法效益就大于其需要的執法投入,在這樣的情況下,執法凈收益就會增加。也就是說,只要MR曲線在MC曲線之上,隨著守法比例的增加,社會總福利會持續增加,一直到MR曲線與MR曲線相較于E點,此時的守法比例為Q0。達到Q0后繼續提高守法比例,由于MR曲線位于MC曲線之下,此時每增加一單位守法比例的執法投入已經超過其產生的執法收益,執法凈收益不升反降。因此,執法凈收益在守法比例為Q0,MR和MC曲線相交于E點時達到最大,此時每提高一單位守法比例需要的社會投入和產生的社會效益剛好相等,均為P0。假設將守法比例在Q0的基礎上繼續提高,一直提高到可能的100%的最高水平,則社會會在守法比例為Q0時達到的最大化的執法凈收益的基礎上,產生相當大的損失。
  從右圖中可以看出,隨著守法比例Q的增加,代表執法凈收益水平變化的曲線TP最初不斷上升,一直到最高點E,此時對應的守法比例為Q0,執法凈收益達到最高值PM。守法比例超過Q0,執法凈收益不斷下降,當守法比例達到最高的100%水平時,執法凈收益會產生相當大的損失。
  通過對上圖的分析,可以得出的結論是,由于受邊際成本遞增和邊際效益遞減的經濟規律的支配,使執法凈收益最大化的守法水平并不是最大的100%,而是守法的適度水平即上圖中的Q0。也就是說,由于經濟規律的制約,守法主體不可能達成完全絕對的守法,而只能達成符合資源有效配置原則或者是社會福利最大化原則的守法程度。在這樣的情況下,存在100%-Q0水平的不法行為是符合資源有效配置原則的,也是現代社會無法避免的。

  第二節 “GDP至上”的執法困境

  按照上面提供的執法投入對守法行為產生作用的模型,國家在守法比例達到Q0之前,應當持續增加執法投入,以保證最大的執法凈收益的實現。而檢驗守法比例是否符合資源有效配置的守法程度Q0的標準,就是看新增的執法投入是否能產生更多的執法效益,即產生新的執法凈收益。那么,現在的守法比例有沒達到符合資源有效配置的水平呢?下面來看一下甲企業處理勞資關系時的某些行為。在生產線最低工資爭議案中,由于甲企業生產線上十名員工的聯合投訴,使當地的勞動行政監督機關立即給甲企業打電話要求其解決此問題。而甲企業由于行政監督機關的這一個電話,不得不對員工的合法要求作出一定讓步,雖然解雇了那十個參與投訴的員工,但也不得不按照法律給予了其相應的補償。
  這里的執法投入及其效果是很明顯的。勞監部門一個電話,其需要的執法資源相對于其產生的效益,包括員工的合法權益得到更好的保護以及對社會穩定的促進等方面,肯定要小得多,或者說,肯定是有執法凈收益產生的。那么,為什么存在這么明顯的執法凈收益的情況下,相關執法部門卻不繼續投入執法資源,提高守法比例,從而產生更多的執法凈收益呢?這一問題必須從現今社會的大背景中才能找到問題的答案。
  從上世紀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以來,國家實行的就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政策。這一政策實施的結果之一,是很多地方政府奉行“GDP至上主義”。從經濟學的意義上來理解“GDP至上主義”對執法所造成的影響,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社會資源主要向能直接產生GDP的領域傾斜,這樣的領域主要是經濟領域,而非經濟領域的執法部門相對非“GDP至上”的社會來說只能分到較少的份額;二是執法資源分到的較少部分的份額,還必須主要用于促進GDP增長的部分。因此,對于GDP至上政策下的執法部門來說,如何保證當地企業能對當地GDP作出更大的貢獻才是其首要關心的目標,而投入相應的執法資源以提高守法主體的守法比例,從而產生的執法凈收益對這些執法部門來說,只要其同GDP不存在直接的關聯,那么就不值得更多資源的投入。也就是說,由于“GDP至上主義”的引導,守法比例提高所帶來的執法收益獲得了比較低的估值,從而扭曲了正常的執法投入產生的邊際收益曲線。其作用如下圖所示:
  “GDP 至上主義”對執法投入的影響圖
  如上圖所示,在“GDP至上主義”的影響下,由于執法收益被低估,執法部門眼中的執法邊際收益曲線MR1和執法凈收益曲線TP1較正常的MR曲線和TP曲線均向下移動。從而使左圖中新的邊際收益曲線MR1與邊際成本曲線相較于E1點,此時對應的守法比例為Q1。而右圖中新的凈收益曲線TR1的達到最高點E1時,對應的守法比例為Q1。也就是說,此時執法部門得到的最符合其利益最大化的守法比例不是正常情況下的Q0,而是位于Q0左邊的Q1。在這樣的情況下,可以看到,在新的邊際收益曲線MR1的作用下,執法凈收益的最大值P1明顯小于正常情況下的PM,意味著在GDP至上主義的影響下,社會福利受到了較大的損失,損失幅度為PM-P1。而且,由于Q1<Q0,GDP至上主義影響下的行政執法部門比正常情況下更不愿意通過執法資源的投入來提高守法比例,因此對各種不法行為有著比正常情況下更高的容忍度。
  上述模式可以很好地解釋本文中作為例證的甲企業處理勞資關系時,其侵犯員工合法權益的大量不法行為沒有受到行政執法部門應有注意的情形。因為類似甲企業對這些員工合法權益侵犯的不法行為,從短期來說,對當地GDP增長的影響是微乎其微的。導致這些行為對社會的危害,同時也是矯正這些行為對社會產生的收益,被當地勞動行政部門嚴重低估。因此,在不影響到GDP增長的情況下,對此類不法行為,當地勞動行政部門連打個電話干涉一下都覺得沒有必要,如上述甲企業處理勞資關系時作出的一系列不法行為選擇,除了個別例外,基本都沒受到勞動行政部門的干涉。而上面所述的生產線員工爭議案中的勞監那個電話的例外,并不是由于甲企業侵犯員工合法權益本身引起了他們的注意,而是因為員工的數量達到十個,有可能影響社會穩定,進而影響到GDP的增長。
  正是在“GDP至上主義”的影響下,執法不嚴造成的社會成本被嚴重低估,從而得不到相關部門的應有的重視。而由此造成的直接結果,是守法主體的守法比例大大低于社會福利最大化應當達到的適度水平,一定程度上導致了類似甲企業處理勞資關系的不法行為的泛濫,使社會總體利益受到相當的損害。而在“GDP至上主義”的影響下,行政執法部門要改變這種情況根本就不符合其自身利益的計算,因而無法擺脫現實中存在的執法投入不足,或者說是執法不嚴的困境。

  小結

  本章根據執法投入對守法行為影響的線性模型,推導出以經濟發展為優先目標的現代社會,在資源有效配置原則的要求下,執法投入只能選擇達到社會福利最大化的守法水平,而不是可能的最高值100%。因此,在滿足社會福利最大化的前提下,必然存在處于100%-符合社會福利最大化的守法水平Q0之間的不法行為。
  但是,現實中的守法比例看起來比上述模型得出的守法比例要低得多,其根本原因并不是模型本身的問題,而是由于“GDP至上主義”的影響。“GDP至上主義”導致行政執法部門對某些和GDP關系不大的守法行為的社會危害性,即矯正這些行為所產生的執法收益的嚴重低估,最終導致上述模型中的邊際收益曲線和凈收益曲線在這些部門眼中較正常情況下移,由此得出最符合其自身部門利益的守法比例Q1,而Q1位于Q0的左邊,即Q1<Q0。因此,在“GDP至上主義”影響下的新模型里,執法部門能夠容許的不法行為較正常模型中社會能容許的不法行為的比例要大,從而造成現實中存在的“GDP至上主義”下執法不嚴的困境。
  因此,正是由于以經濟發展為優先目標的現代社會執法資源的有限,執法投入只能選擇達到符合資源有效配置的守法程度,從而導致相當多的不法行為難以避免。

返回本篇博士論文目錄查看全文    上一篇:無效率的法律程序    下一篇:新法適應過程的期望效用函數理論分析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 飞艇冠军全天计划 快乐8 快乐十分开奖官网 093彩票平台下载 浙江省11选五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杀号网易 天天福州麻将手机版下载 3g体育比分网 幸运飞艇六码计划 股票涨跌及统计学 腾讯模拟炒股 贵州快三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