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水利論文 > 水資源論文

雄安新區水資源承載力、需求及可持續利用

時間:2019-10-15 來源:石家莊鐵道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作者:徐舜岐,陳禮丹,陳艷春 本文字數:10152字

  摘    要: 目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與水資源匱乏的矛盾很難緩解。水對經濟安全、生態安全、社會安全、國家安全的影響不可小覷。同樣,水資源約束對于雄安新區承接非首都功能和人口轉移具有很大影響。通過對新區水資源及水環境分析和與其他地區對比,得出目前當地水資源的可持續程度較低,水資源承載力較弱。通過對未來新區水資源的需求測算,發現雄安新區的水資源赤字在2億m3左右。最后,結合雄安新區未來用水需求提出了八條可持續利用的對策與建議。

  關鍵詞: 雄安新區; 水資源; 可持續利用; 承載力;

  Abstract: For a considerable period of time from now on,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China's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and water scarcity is difficult to alleviate. The impact of water resources on economic security, ecological security, social security, and national security cannot be underestimated. Similarly, water resources constraint has a major impact on the non-capital function and population transfer of Xiong'an New Area. Through the analysis and contrast of water resources and water environment in the new district, it is concluded that the current local water resources are less sustainable, and the water resources carrying capacity is weak. Through the calculation of the demand for water resources in the new district in the future, it is found that the water deficit of Xiong'an New Area is about 200 million cubic meters. Finally, eight countermeasures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sustainable utilization are proposed in the light of water demand in the new district.

  Keyword: Xiong'an New Area; water resources; sustainable utilization; carrying capacity;

  一、引言

  2017年4月1日,黨中央、國務院決定設立國家級河北雄安新區。雄安新區地處太行山東麓、燕山南側的大清河流域腹地,交通便捷暢通,生態環境優良,開發程度不高,發展空間巨大。新區東及東北方向距天津、北京均為110 km左右,南距石家莊約155 km,西離保定市區50 km,離北京新機場55 km。新區規劃范圍主體部分為原保定地區的雄縣、安新和容城三個縣,3縣的土地總面積約1 557 km2,起步區面積為100 km2,中期發展區面積為200 km2,遠期控制區面積為2 000 km2,包括上述三縣及周邊任丘市、高陽縣的部分區域[1]。規劃建設雄安新區具有十分重大而深遠的時代意義、戰略意義和示范意義,既是我國步入新時代的階段性發展標志和歷史性工程;也是落實國家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的重大決策部署,為治理“大城市病”、提供產業轉移的承載地、探索人口經濟密集區域開發提供了中國模式;同時又是貫徹新發展理念、推動高質量發展、以世界一流標準提升建設質量的全國樣板。這對于全國乃至世界的區域開發和尋找新的經濟引擎都具有示范性效應,是名副其實的千年大計和國家大事。新區開發建設并非朝夕之功,不可能一蹴而就,新經濟的發展和產業轉移必需充分考慮當地資源與環境的約束。水資源是經濟發展中的強約束條件,對于能否實現新區經濟騰飛和產生良好示范效應具有重要意義。

  國內外學者圍繞水資源安全的概念、水資源安全評價指標體系、水資源可持續利用評價指標體系等問題展開了大量探討與研究。水資源安全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評價水資源安全常用的指標是水資源承載力[2]。盡管與水資源利用有關的評價指標和方法越來越復雜[3,4],但基礎還是要充分考慮人—生態—社會經濟這個系統的水資源需求量,保證水資源安全就是要嚴格實行水資源可持續開發和利用。關于水資源安全問題的實證分析研究文獻很多,如余灝哲[5]、聶靖璇[6]分別對山東省、北京地區的水資源現狀進行了安全評價,并提出了未來可持續利用的對策。查閱已有文獻可知,水資源安全與利用評價是當前研究熱點,但研究中針對其他區域較多,專門對雄安新區水安全和水資源可持續利用的研究較少。基于此,本文就雄安新區的水資源可持續利用問題進行研究,以期為新區的建設發展略盡綿力。為了更準確地說明問題和計算方便,本文以下對新區的分析從三個縣(雄縣、安新、容城)的行政區劃層面進行論述。文中數據來源未進行引用說明的,均來自官方統計數據。

  二、雄安新區人口與經濟發展現狀

  水資源是最為重要的戰略性、基礎性資源,人們的基本需求和經濟社會發展與之息息相關。雄安新區的建設、運維和發展均離不開水資源的支撐。水資源的安全和可持續利用對于雄安新區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必須將其置于極端重要地位進行考量。
 

雄安新區水資源承載力、需求及可持續利用
 

  (一)人口規模分析

  根據中國統計年鑒和河北省經濟年鑒有關年份的數據可知,雄安新區(安新縣、容城縣和雄縣)2005年末總人口為100.1萬人,2016 年末總人口為115萬人,增長幅度為14.89%,年均增長率為1.27%。河北全省2005年末總人口為6 851萬人,2016年末總人口為7 470萬人,增長幅度為9.04%,年均增長率為0.79%,全省總體增長幅度低于雄安新區。而北京市2005年末總人口為1 538萬人,2016年末為2 173萬人,增長幅度為41.29%,年均增長率為3.19%。數據分析顯示:10余年間北京市人口規模急劇增加,這對北京地區的資源和環境造成了巨大壓力,政府急需解決“大城市病”問題。

  (二)人口密度分析

  從人口增長比率來看,河北省和雄安新區的增長水平都遠低于北京地區的增長。從人口密度看,河北省在2016年的人口密度為398人/km2。雄安新區的人口密度為726人/km2,略高于周邊的高陽縣的721人/km2,低于任丘市的882人/km2。而同期北京市常住人口密度為1 324人/km2,同為特區的深圳市人口密度為5 962人/km2,都遠高于新區和河北省的人口密度。所以,新區目前人口基數相對較少,人口密度相對較低,人地矛盾相對不突出,具有承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基礎條件。

  (三)經濟發展現狀分析

  從京津冀經濟發展總量看,2016年河北省GDP總量32 070億元,北京市GDP總量25 669億元,天津地區的GDP總量17 885億元。盡管河北省經濟總量高于北京和天津地區,但是,河北省人均GDP為43 062元,而北京地區人均GDP則為118 198元,天津地區人均GDP為115 053元,兩者分別是河北省的2.74倍和2.67倍,數值明顯高出河北省很多。處于河北省的雄安新區2016年GDP總量為218.4億元,人均GDP為19 225元,是河北省人均GDP水平的44.6%,分別為北京和天津平均水平的16.3%和16.7%,這說明新區目前的經濟水平距離京津還有很大差距。作為京津冀區域中的重要一極,河北省需要尋求新的經濟增長點來提高人均經濟水平,未來雄安新區可以成長為現代化經濟體系發展的新引擎。2016年,新區單位面積產值1 403萬元/km2,北京市單位面積產值為15 641萬元/km2,同為特區的深圳市單位面積產值為97 596萬元/km2,這也說明當前雄安新區的開發程度相對較低,經濟基礎比較薄弱,尚有很大的發展和提升空間。

  因此,國家設立雄安新區來集中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無論是對雄安當地、還是河北省以及京津冀區域來講,都是一次巨大的機遇和挑戰。可以看出,雄安地區的區位優勢明顯,當前人口規模和經濟總量及發展水平還較弱,整體發展空間潛力巨大,具備高起點高標準建立新區的基本條件。

  三、雄安新區水資源和水環境現狀

  雄安新區地處暖溫帶大陸性季風氣候區,四季分明。新區年平均降水量為516 mm,降雨多集中在6~8月。雄安新區所處的保定市多年平均降水量和水資源總量分別為567 mm和29.78億m3,其中地表水資源量為16.20億m3,地下水資源量為22.23億m3。2016 年保定市人均水資源量為287 m3。新區水資源總量為1.73億m3,其中 90%以上為地下水資源。另外,雄安新區內水系比較豐富,包括了華北地區最大的淡水湖白洋淀。白洋淀位于大清河水系中下游,水域面積約366 km2,淀區內有143個淀泊,3 700余條溝渠[7]。這表明雄安新區具有發展成生態之城、綠色之城的水系基礎。

  從水環境來看,2016年,雄安新區所處的大清河流域,化學需氧量濃度年均值達到Ⅲ類水質標準,氨氮濃度年均值為Ⅳ類水質標準。白洋淀為Ⅴ類中度污染水質,部分區域為劣Ⅴ類水質。對流域水環境污染主要集中在工業和農業方面。2015年,保定地區工業廢水排放量為10 516.9萬噸;新區主要是農業方面污染,新區三縣2015年化肥(折純量)施用量為32 800噸,農藥使用量1 174噸,單位面積化肥和農藥的施用量分別為0.38噸/公頃和0.02噸/公頃,這對當地的水環境產生了一定的負面影響[8]。

  四、雄安新區水資源承載力分析

  (一)水資源開發利用現狀

  2015年,雄安新區3縣總用水量為2.53 億m3,其中地下水開發利用量2.47億m3,占全區總用水量的97.6%[9]。可以看出,受地理位置和當地經濟結構的影響,該地區地下水使用率太高。過度開采的后果造成了地下水位的快速下降。京津冀地區地下水超采總量已超過1 200 億m3,過度開采在華北地區形成了20多個漏斗區,漏斗區面積已達到5萬km2[10]。地下水超采使得地下水的埋深越來越深。2006年到2015年10年間,容城縣地下水埋深由19.2 m下降到22.5 m,雄縣地下水埋深由17.8 m下降到19.2 m,安新縣地下水埋深由7.8 m下降到10.8 m,下降幅度達38%[9]。另外,當前用水比例中,農業用水量占總用水量的77.3%,居民生活用水量占9.9%,工業用水量占8.6%[9],農業用水量比重明顯占高。當然,這也和當地農業種植結構密切有關。受傳統農業種植品種的影響,新區農業主要以冬小麥和夏玉米復種的高耗水種植結構為主,這也就造成了農業用水的比重高。

  (二)水資源利用可持續度分析

  水資源利用可持續度用來表示某區域水資源對于該地區發展支持的情況,用可供使用的水資源總量與發展用水量的比值來表示[11]。當兩者比值大于1時,表明水資源是能夠滿足當地發展需要的,水資源的利用是可持續的。當兩者比值小于1時,表明當地的用水規模超出了水資源實際可承載規模,水資源是被超負荷利用的,所以長遠看水資源的利用是不可持續的,未來發展會越來越受到水資源的制約。據此,本文計算出2015年新區的水資源赤字為0.8億m3,水資源可持續度為0.684。相比而言,河北和北京的赤字更大,特別是河北省,水資源赤字達52.1億m3。從可持續度看,河北和北京的水資源可持續度略高于雄安新區,分別為0.722和0.702(見表1)。也就是說,京冀地區(包括雄安新區)總體都屬于水資源缺乏的地區,當前水資源的可持續度都比較低,當地的水資源量不足以支撐當地水資源消耗,需要采用其他方式和手段來彌補水資源的短缺。

  表1 不同地區水資源利用可持續度對比表(2015年)
表1 不同地區水資源利用可持續度對比表(2015年)

  (三)水資源產出效率分析

  在水資源承載力的影響因素中,經濟發展和科技水平都會對承載力產生影響。在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等量水資源投入、產出較大的地區對水資源的依賴程度相對較低,相反,通過過度投入水資源來取得產出的地區對水資源的依賴程度就比較高。在水資源量減少的情況下,投入產出高的區域受到的影響相對較小,投入產出低的區域受到的影響就比較大。本文通過2015年萬元GDP水耗數據來分析雄安新區的水資源產出效率和依賴程度。當然,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當地的水資源利用程度和科技、生產工藝水平。

  通過計算得知,2015年雄安新區萬元GDP水耗為119.2 m3,高于同期全國101 m3的平均水平,更高于河北省的62.8 m3,且遠遠高于北京地區的16.6 m3(見表2)。這也說明新區當地的水資源產出效率比較低,科技水平和生產工藝相對落后。需要通過引進科技和節水產業來提高水資源的產出效益。

  表2 不同地區萬元GDP水耗對比表(2015年)
表2 不同地區萬元GDP水耗對比表(2015年)

  五、雄安新區水資源需求量預測

  從前文分析看,目前雄安新區的水資源可持續度和水資源產出效率都較差,特別是水資源的可持續度較低。根據以水定城和以水定人的新區規劃綱要來進行新區的建設和開發,新區重點是要承接北京的非首都功能和人口的轉移。轉移的經濟總量和人口量將直接影響到未來新區的用水需求量,所以,北京市以及浦東和深圳兩個特區的水資源需求量指標可以作為參考依據,同時預測要符合新區規劃綱要中建設區人口密度1 萬人/km2的規劃要求。下面將從人口總量和經濟總量兩個方面來預測未來新區的水資源需求量。

  從人口方面來看,2016年,浦東新區的人口密度為 4 523人/km2[9],深圳特區的人口密度為5 962人/km2。本文取5 000人/km2和10 000人/km2作為基準分別進行新區建設期水資源需求量的測算。從人均用水量來看,北京市2016年人均用水量為178.6 m3,同期河北省的人均用水量為245.2 m3,而上海和深圳的人均用水量更高,所以測算基于北京市的人均用水量水平。未來雄安新區若承載50萬人,則據此計算出水資源需求量為每年8 930萬m3;如果新區承載人口為100萬人,每年需要的水資源量為1.786億m3,該數值與目前雄安當地的水資源總量基本持平。而根據新區總體規劃,未來中期發展規模會達到200~250萬人[12],如果還按照當前北京市人均用水量計算,則需要3.57~4.5億m3,此時水資源缺口將達到1.8~2.8億m3。

  從經濟總量看,根據規劃要求,雄安新區在2035年要基本建成綠色低碳、信息智能、宜居宜業、具有較強競爭力和影響力、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高水平社會主義現代化城市。首先,以浦東新區和深圳特區的發展速度為參考,浦東新區從建立之初到發展18年后,GDP總量從164億元增加到2010年的4 707.5億元,增長了28.7倍;同樣的初期發展階段,深圳市由最初的1.96億元增長到1 297.42億元,增長了上千倍。本文按照浦東新區的增長速度計算,雄安新區的GDP可從建立初期的218億元增長到2035年的6 200億元。然后,以當前我國最低GDP水耗標準的北京市(661.6元/m3)作為計算依據,參考了近5年北京市水耗的平均降低速度,到2035年水資源產出效率約為1 885元/m3,所以,到2035年,雄安新區的經濟發展需水量約為3.3億m3。此外,考慮到雄安新區生態用水需求和規劃綱要中的根本改善白洋淀水質的要求,白洋淀生態用水量每年至少約為1億m3[13],這樣總體需水量將超過4.3億m3,此時水資源赤字將超過2.57億m3。

  因此,從新區水資源需求總量看,無論是按照人口總量還是經濟總量預測,雄安地區的水資源量只能基本滿足建設初期的要求,但到2035年雄安新區基本建成的時候,水資源赤字保守估計將在2億m3左右。這也就意味著,水資源對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的約束在不斷增加,需要采取多元措施來促使水資源的可持續利用。

  六、雄安新區水資源可持續利用對策

  (一)大力節約農業用水量

  從上文計算的水資源總量看,計算基準用的是當前北京市的總體用水標準。北京市的農業用水量占總用水量的15.5%,北京市的耕地灌溉面積為12.85萬公頃,占區域總面積的7.8%,而根據雄安新區的規劃綱要,當地耕地面積占新區總面積的18%左右,這樣無疑還會在測算的基礎上增大用水量。但是,當前三縣的耕地面積占總面積的比重為54.8%,如果減少到18%左右,降幅可達2/3,這樣必然會大幅度減少當地農業總用水量。因此,新區首先需要大幅度減少農業種植面積。另外,根據當地的農業種植結構和傳統,農作物多采用高耗水品種。所以,在減少種植面積的基礎上,還要調整種植品種與結構,推行高效節水農業,采用智能節水灌溉系統進行農業用水管理,這也符合綠色智慧新城的規劃要求,這樣就能在一定程度上保證未來水資源的供給度。

  (二)降低萬元GDP用水量

  在工業方面,首先要淘汰那些與新區定位不符的高耗水高污染行業,提升和改造留存產業的節水工藝技術。根據規劃綱要的要求,雄安新區優先承接首都的事業單位、總部企業、金融機構、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功能,重點發展人工智能、信息安全、量子技術、超級計算等尖端技術產業基地。這些產業在萬元GDP水耗方面都存在較大優勢。所以,承接這些低耗水行業,可以有效促進當地水資源的可持續利用。但是,對于當地的產業結構,必須設置嚴格的用水效率準入門檻,調整為低耗水高附加值產業,從而控制水資源的需求增量。

  (三)提高市民節水意識,降低生活用水

  生活用水在水資源需求總量中占有較大比重,特別是經濟發達地區生活用水比重會更高。以新區所在的保定地區為例,生活用水量所占用水總量的比重為10%左右,而本文人均用水測算模型中的生活用水占比為45.9%,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未來新區水資源的預測需求量。但是,深圳市2016年的人均生活用水量約為60 m3,北京市的人均生活用水量為81.9 m3。也就是說,生活水平的提高會帶來水資源的快速增加。未來新區發展起來以后,生活用水必然會呈現出劇增的趨勢,所以,需要從現在開始提高居民節水意識,推行和普及節水器具,最大程度地降低生活用水總量。

  (四)發揮白洋淀的生態功能

  白洋淀對于維持生態平衡,補充地下水,保護生物多樣性等方面都具有重要的作用。但是,外部環境的變化,特別是當地氣溫變暖對白洋淀流域水量產生了重大影響。在過去的16年間,華北地區平均氣溫上升了約1 ℃,北京、天津和石家莊三地的平均氣溫由2000年的12.8 ℃、12.9 ℃、13.9 ℃分別上升到2016年的13.8 ℃、13.8 ℃和14.6 ℃(見圖1)。氣候變化和人類活動對白洋淀流域徑流量的影響貢獻率分別為40%和60%[10]。這無疑增大了白洋淀生態功能修復的用水量。另外,目前白洋淀水質總體狀況比較差,還需要通過外部進行補水,無法實現淀區自身的修復功能。要想發揮白洋淀的生態功能,必須通過加大生態用水來改變白洋淀的水質。所以,應該借建設新區的契機,對大清河流域進行系統治理,從而實現白洋淀的生態功能,減少未來雄安新區的生態用水量。

  圖1 京津冀平均氣溫變化圖
圖1 京津冀平均氣溫變化圖

  (五)科學合理利用外部水資源

  通過對農業、工業、生活和生態用水的管理和限制,實現雄安新區水資源需求量的節流。同時,還要充分利用外部水資源來進行開源。單純依靠當地水資源進行新區開發建設的難度比較大,所以應該科學合理利用外部水資源進行補充。一是合理利用南水北調水源,由于新區疏解了部分首都的人口,也同時會減少北京的水資源需求量,這樣可以將部分用水指標調劑給雄安新區。二是通過“引黃入淀”工程為雄安新區進行水資源補給[14],該工程主要解決白洋淀的生態用水需求量,這樣多余的水資源可以發展其他產業。三是保定水源地的王快水庫和西大洋水庫在解決保定市用水的同時,每年還可以節余約2億m3的水量[13],這樣可彌補當地水資源的赤字。四是加大當地的污水回用和再生水利用,通過污水處理技術和基礎設備的投入,提高污水回用和再生水的利用程度,從而滿足城區生態用水的需求。五是可以利用海水淡化,通過天津濱海新區進行海水淡化處理,然后向雄安新區輸送淡化水來增加新區的外部水資源量[15]。

  (六)改革創新水資源管理模式

  盡管新區的基礎相對較弱,但是新區發展的規劃起點比較高,為了實現新區藍綠相間宜居城市的建設目標,必須在認真總結歷史經驗教訓的基礎上,按照全面規劃、統籌兼顧、綜合利用、講求效益的原則,積極探索有效加強水資源管理的新機制、新模式、新路徑,全面落實保護資源、保護環境、防止污染、防止水土流失的措施,充分發揮水資源功能效益,以及實行計劃用水、節約用水的基本政策。2012年國務院發布了《關于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的意見》,河北省在2013年制定實施了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考核辦法,這也是指導雄安新區水資源管理的綱領性文件。首先,對當地傳統產業的升級改造和新引入的產業,應當制定嚴格的水耗目標,從而達到工業、農業和生活用水的精細化管理,保障水資源的可持續利用。其次,落實雄安新區水資源管理主體責任,并根據水資源管理制度和考核辦法實施績效考核,對未完成績效目標的嚴格實行一票否決制,并追究相關單位和人員的管理責任,從而體現依法治水的力度和強度。第三,水資源的治理需要從全流域視角進行統籌考慮,針對新區水資源的上下游地區,需要實施全流域、全天候、全過程、全員參與的綜合治理與保護模式。要統籌建立健全水資源監管聯動機制,整合監管力量,實行水資源統一規劃、統一調配、統一管理,切實保障和發揮水資源的綜合效益。要完善生態補償機制,通過利益補償平衡上下游的沖突,為流域水資源和諧治理提供模板。第四,綜合運用網絡信息、大數據分析和區塊鏈等新技術,實時監控水情水況,為新區水資源管理提供科學、及時的決策支持。第五,堅決破除制約、困擾水利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加快推進水行政、水資源和水利工程建設運行管理體制,水利投融資、水價形成機制以及農村水利、河湖管理、水權、水市場等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的改革,努力構建、完善有利于水利事業科學發展的體制機制。第六,要牢固樹立水安全觀念,以防污治污為重點,加快水污染防治力度,盡快減少污染存量、力爭杜絕污染增量,堅決做到從源頭上清除各類污染,確保不發生大的水污染事故。

  (七)嚴格實行依法治水

  認真貫徹水資源法,把水安全工作納入法治化軌道,是走中國特色水利現代化道路的堅實保障,也是新區水利事業健康發展的必由之路。雄安新區要按照科學立法、嚴格執法、自覺守法的總體思路認真規劃、積極推進新區依法治水工作,切實把它擺上重要議程。首先,從國家層面觀察,雖然我們已經建立了比較完備的的水法體系,但由于立法修法時間跨度較長,原先關于管理體制、生態安全、開發利用、法律責任等方面的不少規定已不符合與時俱進的要求,基層在監督管理、協調配合、執法實踐等方面也存在很多問題和弊端。因此,一方面國家應盡快啟動水法修訂工作,切實將近年來我國水利制度建設的成果法制化,為加快水利改革發展提供法治保障。同時,新區應在國家水法基本原則的指導下,結合自身實際,以促進水利改革發展為切入點,圍繞建設、投入、管護、產權制度改革等重點,科學制定水資源開發、保護、利用的地方性法規。其次,要完善水資源司法執法體系,加強部門合作,強化執法剛性,提高執法效能。鑒于水資源法律司法執法存在的特殊困難和復雜程度,可以考慮設立專業司法機構。 再次,要堅持廣泛性、持久性、深入性、實效性宣傳,加大水法律法規的普及工作,擴大覆蓋面,增強知曉度,通過宣講溝通、典型示范、媒體曝光,教育警示世人。

  (八)健全新區水利投入增長機制

  新區位于北方華北平原,水資源本就偏少,枯水季節常常降水不足,汛期則集中了全年大約80%的降水量,大量寶貴的水資源白白流失,降水失衡往往伴生旱災澇害,而陳舊老化、年久失修的水利工程設施對水資源的調控和保護發揮作用明顯不夠,多年來積聚的濕地保護、水利工程修復、配套設施健全、節水措施落地、水污染治理、飲水安全工程建設等難題,只有通過穩定的水利投入增長機制才能切實加以解決。水資源投資是最有價值、最有效益的投資,是最能啟動有效內需的投資,也是最能使廣大群眾有獲得感的投資,新區財政預算層面要有足夠的安排。在充分發揮公共財政主渠道作用的同時,要建立多渠道資金籌集機制,注意引入市場經濟運行機制,按照誰投資、誰開發、誰受益的原則,積極拓寬投資融資渠道,在金融信貸、稅收等方面實行適當扶持政策,引導和鼓勵社會資本參與水利工程建設,真正體現水資源的商品價值功能,使有限的水資源切實得到充分保護和有效利用。

  七、結語

  水資源安全是建設和發展雄安新區的基礎。通過研究發現,雄安新區具有承載非首都功能轉移的部分有利條件,但在水資源承載力上,新區的水資源赤字較大,可持續度較低。建設初期水資源約束壓力相對較小,但在建設發展中期,水資源赤字保守估計為2億m3,這對新區的快速發展提出了挑戰。所以,從建設初期開始,就要在開源節流、管理模式創新和制度建設等方面加大力度,實現水資源的可持續利用,從而為建設好雄安新區提供基礎保障。盡管研究中多是官方數據,但在測算未來水資源需求量和對策分析中,計算基準參考的主要是當前北京市和浦東新區的數據,對策措施中采用的多是定性對比和估算數據,所以在適用性和準確性方面還有待進一步提高。

  參考文獻

  [1] 中共河北省委,河北省人民政府.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綱要[EB/OL].(2018-04-14).https://baike.baidu.com/item/%E6%B2%BZ%E5%8C%97%E9%9B%84%E5%AE%89%E6%96%B0%E5%8C%BA%E8%A7%84%E5%88%92%E7%BA%B2%E8%A6%81/22500203 fr=aladdin.
  [2]夏軍,朱一中.水資源安全的度量:水資源承載力的研究與挑戰[J].自然資源學報,2002(3):262-269.
  [3]劉恒,耿雷華,陳曉燕.區域水資源可持續利用評價指標體系的建立[J].水科學進展,2003(3):265-270.
  [4]陳守煜.區域水資源可持續利用評價理論模型與方法[J].中國工程科學,2001(2):33-38.
  [5]余灝哲,韓美.基于水足跡的山東省水資源可持續利用時空分析[J].自然資源學報,2017,32(3):474-483.
  [6]聶靖璇.北京市水資源安全水平動態模型的構建與評估[J].工程地質學報,2017,25(2):565-573.
  [7]李鵬程,路鵬,楊明,等.水生態文明系統構建與雄安新區評價指標體系研究初探[J].南方論壇,2018(3):5-8.
  [8]王樹強,徐娜.雄安新區生態環境承載力綜合評價[J].經濟與管理研究,2017(11):31-38.
  [9]雄安新區資源環境承載力評價和調控提升研究課題組.雄安新區資源環境承載力評價和調控提升研究[J].中國科學院院刊,2017,32(11):1206-1215.
  [10]孔鋒,王品,呂麗莉.全球氣候變化背景下雄安新區建設水資源安全風險與治理對策[J].水利發展研究,2018(2):12-15.
  [11]王殿茹.京津冀水資源優化配置及政策協同機制研究[M].北京:地質出版社,2016.
  [12]董衛爽,楊明全.淺析雄安新區水資源承載能力[J].內蒙古水利,2018(2):57-59.
  [13] 張劍.籌謀水資源調配,不能“渴了”雄安新區[N].第一財經,2017-04-11.
  [14]楊春宵.白洋淀入淀水量變化及影響因素分析[J].地下水,2010,32(2):110-112.
  [15]劉曉琳,譚春曉.引淡濟雄安的可行性研究——天津濱海新區向雄安新區輸送海水淡化水[C].2017城市發展與規劃論文集,2017 .
  [16] 國家統計局.中國統計年鑒[M].北京:中國統計出版社,2017.
  [17]深圳市統計局.深圳統計年鑒[M].北京:中國統計出版社,2017.
  [18]保定市統計局.保定經濟統計年鑒[M].北京:中國統計出版社,2016.
  [19] 河北省統計局.河北經濟年鑒[M].北京:中國統計出版社,2017.
  [20] 北京市統計局.北京統計年鑒[M].北京:中國統計出版社,2017.

    徐舜岐,陳禮丹,陳艷春.雄安新區水資源可持續利用問題研究[J].石家莊鐵道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13(03):26-32.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 双色球红球选号技巧 河北11选5走势图遗漏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码报资料2018管家婆 福彩3d跨度走势图第37 怎样操作股票融资 代理海南飞鱼彩票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网上贴吧暴力赚钱的点子收费 百灵百人牛牛 湖南幸运赛车颜色 天天南通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