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古代文學論文

《愚公移山》古代作品中的列子筆法和戰國文化

時間:2019-10-25 來源:語文教學之友 作者:邵國華 本文字數:4040字

  摘    要: 《愚公移山》中的小說筆法、寓言筆法、神話筆法和無中生有的筆法是構成列子筆法的主要內核,更是文學的核心價值所在。其中融入的道家思想、儒家思想、法家思想、縱橫家思想等構成了戰國初期百家爭鳴的文化現象。深入解讀列子筆法和戰國文化,有助于傳承經典文學,弘揚中國傳統文化。

  關鍵詞: 《愚公移山》; 列子筆法; 戰國文化; 解讀;

  語文新課標指出:“語文教育堅持以人為本,繼承我國語文教育的優良傳統……認識中華文化的豐厚博大,汲取民族文化智慧,吸收人類優秀文化的營養,提高文化品位。”采故實于前代,觀通變于當今,解讀《愚公移山》這樣的經典文學作品,當止于文化,并積淀、繼承、發展,有助于提升學生的綜合素養。現從列子筆法和戰國文化的角度解讀此文。

  一、列子筆法

  (一)人名虛構藝術

  列子善于虛構人名,如單至、啴咺、杞人。文中的愚公、智叟不僅彰顯列子虛構人名的智慧,而且體現出戰國前期的封建等級制度文化。“愚”與“智”成反義,表現出二者智商相差懸殊。這一時期,將男子分為公、侯、伯、子、男五個等級。“公“爵位最高;“叟”,古代對老年男子的稱謂,“男”爵位最低,“公”“叟”爵位相差懸殊。高爵位的愚者與低爵位的智者其想法同時呈現,此等巨大的反差給讀者留下深刻的印象:愚公、智叟非實名,蓋類也。

  (二)文體糅合藝術

  《愚公移山》是融古代神話、古代寓言、古代小說為一體的糅合藝術。

  1.小說筆法: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縱觀全文,主要以對話的形式推動情節發展。行文以愚公移山為線索:移山的原因(引子)——移山前的謀劃(發生)——移山時的艱難(發展)——移山成功后的幸福(高潮和結局),符合小說情節的基本結構。愚公移山,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

  其妻獻疑曰:……雜曰:“投諸渤海之尾,隱土之北。”

  “其妻獻疑”意料之外,“以君之力,曾不能損魁父之丘,如太行、王屋何?且焉置土石?”出于對丈夫的關心和移山的實際困難,提出這樣的疑惑也是情理之中。“雜曰:‘投諸渤海之尾,隱土之北。’”眾人替愚公回答了其妻的疑惑,這一結果意料之外。愚公的困難也是眾人的困難,幫助愚公回答其妻的疑惑也在情理之中。
 

《愚公移山》古代作品中的列子筆法和戰國文化
 

  始齔,跳往助之。

  遺男這一“室外”之人的出現,出人意料。移山人人有責,“跳往助之”又在情理之中。

  再觀智叟與愚公的對話:

  河曲智叟笑而止之曰:“甚矣,汝之不惠!……”河曲智叟亡以應。

  智叟始于笑,終于無言。其自作聰明,以“甚矣,汝之不惠!以殘年余力曾不能毀山之一毛,其如土石何。”非難愚公,想來愚公定然啞口無言,放棄移山。意料之外:愚公用發展的眼光看問題,以事實為依據“雖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孫,孫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孫;子子孫孫無窮匱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智駁智叟。愚公滔滔不絕,智叟啞口無言,愚公柔弱勝剛強,這一情節的發展著實出人意料。愚公智克智叟又是情理之中。

  操蛇之神聞之,懼其不已也,告之于帝。帝感其誠……

  操蛇之神懼愚公移山不止,其既得利益受損,便向天帝告狀。天帝非但沒有懲罰愚公,反而助愚公移山成功。這一戲劇性的發展,出乎操蛇之神的意料之外,又合乎天帝關愛山神與民的帝王之道,合情合理。

  愚公倡導移山,不僅戰勝挖土、運土、置土等客觀困難,又戰勝來自智叟一類人的輿論迫害和操蛇之神的惡告,力排萬難,攜手人神,成功移山。愚公移山,移的是愚公的山,也是天下人的山。眾志成城移山成功,亦是情理之中,“人神共奮”可謂意料之外。

  2.寓言筆法:諷刺。觀智叟與愚公的對話。智叟自以為絕頂聰明,嘲笑愚公之愚,并以“甚矣,汝之不惠”一句先聲奪人,并企圖以“愚公殘年余力不能毀一毛,何況土石”的事實一招制勝愚公。結果愚公一針見血指出智叟的思想僵化、不知變通:“汝心之固,固不可徹。”用“孀妻弱子”嘲諷智叟不若婦孺,并從人力不斷增加、山漸移漸低的角度論述移山必定成功,駁得智叟無言以對,進而諷刺那些聰明反被聰明誤的人。故事警示后人,不要被智愚的假象迷惑,要透過現象看本質。愚公用行動詮釋“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的精神內涵。

  操蛇之神向天帝狀告愚公移他的山,損害他的利益,企圖讓天帝懲罰愚公,結果天帝非但沒有懲罰愚公,反而助愚公移山速成。諷喻有些人像操蛇之神一樣弄巧成拙。

  3.神話筆法:虛構。古人希望能過上幸福的生活,相信天人感應。為達成愿望,在改造、征服、戰勝的過程中,創造出許多神,并希望借神明之力來實現自己的愿望。“天帝助移”就是屬于這一類的自然神話。愚公移山,理論上固然可行,但憑借當時的移山工具來說是絕不可能實現的。列子為了實現愚公移山的宏偉藍圖,借助操蛇、夸娥氏、天帝這些神,達成了愚公的美好理想。

  列子筆下既有愚公移山的大故事,也有“家人共謀”“智叟敗愚公”“神助移山”之類的小故事,可謂匠心獨具,構成獨具一格的“列子筆法”。

  (三)無中生有的留白藝術

  無中生有,即以無寫有,巧妙留白,引發讀者更多的思考。如“河曲智叟亡以應”一句要而非略,明而不淺。它既交代了舌辯的結局,又愚智自明:愚公不愚,智叟不智。智叟無言使得一個啞口無言、呆若木雞的智叟呈現在讀者面前。再如,“無隴斷焉”無的是山岡阻隔,有的是直通豫南、達于漢陰平坦大道。

  奇巧虛構的人名,融小說、寓言、神話為一體的文學創作手法,無中生有的留白藝術,構成獨具一格的“列子筆法”。酌古御今,治繁總要,應為現代文的閱讀與寫作所借鑒。

  二、戰國文化

  戰國初期,道家、儒家、墨家、法家、兵家、縱橫家、陰陽家、農家、雜家等文化盛行,儒道墨三足鼎立,對社會影響很大。

  (一)道家味

  1.貴虛。列子,戰國前期道家代表人物,創立了先秦哲學貴虛學派(列子學)。列子是介于老子與莊子之間承前啟后的重要人物。他認為徹底的虛必定有無皆忘,消融了所有差別,也就無所謂輕重貴賤。萬物自天成,盜者本無心,光陰若逆旅,生死不及情。恰如張湛《列子序》所言:“大略明群有以至虛為宗,萬品以終滅為驗。”有形之物誕生、消亡,其暫行于世而終歸虛無。人生亦復如是:從嬰孩、少壯、老耄直至死亡,性命本非吾有,生死不過往來。愚公移山中選取的人物:嬰孩——始齔,少壯——荷擔者,老耄——愚公與智叟。有死亡——我死,有新生——子生子,這符合其有形之物誕生、消亡,其暫行于世而終歸虛無的道家思想。

  2.無為。老子《道德經》第三十七章“道常無為而無不為”,說的是人要循自然之理,應自然之行,不必去干預自然的運行,不做不必要的事,但也必須去做“做為自然與社會一部分的你”遵循自然邏輯該做的事(無不為)。愚公移山,愚公只做“做為自然與社會一部分的愚公”。愚公提出移山計劃,從“雜然相許”“跳往助之”可見順應民心;從“帝感其誠,命夸娥氏二子負二山”可見順應天道。愚公循自然之理,應自然之行,遵循自然邏輯該做的事,順天應人之勢,人神自移山,天塹化通途,幸福大道不治而生,生動詮釋了道家無為而無不為的思想內核。

  (二)儒家味

  儒家文化以仁、恕、誠、孝為核心,著重君子的品德修養,強調仁與禮相輔相成,重視五倫與家族倫理。“聚室而謀”體現了戰國時代民主生活的良好風尚。妻稱愚公為“君”,表示對愚公的尊敬,符合儒家的孝道。“愚公”“智叟”,公爵列公、侯、伯、子、男的最高等,男(叟,老年男子)爵列最低等,體現封建社會嚴格的等級制度。而底層的“叟”敢公然譏笑并指責上層的“公”,可見雖有等級差異,但言論自由、信仰自由,體現了戰國時期“理”行天下的文化氛圍。愚公并沒有自己出于強勢,懲罰智叟的魯莽,更顯儒家“恕”的思想。

  愚公移“山”,“山”是愚公的山,更是天下人的山。愚公移山,移的不是山,是天下人的愚。愚公移山,移的還是山,更是天下人的幸福。這一切有力詮釋了以天下為己任的“仁”的思想。

  (三)鬼谷味

  人們向來認為鬼谷子是縱橫家的鼻祖。“引鉤箝之辭,飛而箝之。鉤箝之語,其說辭也,乍同乍異。”“用之于人,則量智能、權財力、料氣勢,為之樞機,以迎之、隨之,以箝和之,以意宣之,此飛箝之綴也。”(《飛箝第五》)在愚公智駁智叟一段敘述中:“雖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孫,孫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孫;子子孫孫無窮匱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愚公首先以“汝心之固,固不可徹”直擊智叟論斷之要害:思想頑固。接著以“曾不若孀妻弱子”點出智叟目光短淺,連婦孺都不如,激怒智叟并促使他接著聽愚公論理,為幫智叟洗腦蓄勢,體現了縱橫家的“箝”術。之后通過“子孫、孫子、子子、孫孫、子子孫孫”等詞不斷地渲染子孫無窮盡,行文中運用短句、頂針、排比蓄勢,這一系列的“子孫”如疾風暴雨,打得智叟遍體鱗傷,更不知所措,讀者仿佛看到:愚公滔滔不絕,智叟不住點頭。這一部分運用了縱橫家的“飛”術。最后以“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一句成功讓智叟認識到自己的“心固”。愚公的飛箝術運用得可謂“可箝可橫,可引而東,可引而西,可引而南,可引而北,可引而反,可引而覆,雖覆能復,不失其度”的最高境界。愚公的飛箝,是列子的飛箝,是縱橫家的飛箝,更是戰國文化中的飛箝。

  (四)法家味

  愚公智勝智叟,并非僅勝在愚公的飛箝術,更勝在其改革的思想上。愚公始終堅守“以道為常,以法為本”的法家思想,法與時進。“懲山北之塞,出入之迂也”,愚公提出移山的思想準備已經相當充分,從“人神共奮”移山的結果窺知時機也很成熟,因此愚公移山,一呼百應。一切法制應順時代、服務時代,一切法制應以為百姓謀福祉為先。改革沒有完成時,只有進行時,愚公正是基于這一點,大膽革新除弊,倡導廢除如“太行、王屋”式的苦難的千年舊法,建立造福于民的新時代的法制新秩序。智叟輸在固步自封,麻木愚昧,為法所苦;愚公勝在思想解放,銳意進取,法為己用。戰國時代的法家印跡可見一斑。

  (五)進取味

  文章敘述了愚公不畏艱難,堅持不懈,挖山不止,最終感動天帝而將山移走的故事。愚公的堅持不懈與智叟的膽小怯懦,以及“愚”與“智”的對比,表現了中國古代勞動人民的信心和毅力,說明了要克服困難就必須堅持不懈。愚公移山的精神具有現時意義,在當前改革開放、建設美麗中國的偉大復興征程中仍舊生機盎然,可謂常讀常新。

  解讀《愚公移山》,我們透過列子的眼睛重回戰國,目睹百家爭鳴、辯家鵲起的文化盛況。站在列子的肩上,放眼未來,文言學習當繼承并發展文化,更好的服務于學生,服務于社會發展。

  參考文獻

  [1] 劉勰.文心雕龍[M].北京:中華書局,2012.
  [2] 王詡.鬼谷子[M].北京:中華書局,2012.

    邵國華.《愚公移山》中列子筆法和戰國文化的解讀[J].語文教學之友,2019,38(10):25-27.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 秒速时时彩计划在线 时时彩助赢计划免费版 零购商城推广怎么赚钱吗 发链接让别人领任务赚钱的平台 快乐10分预测 神图哪个版本赚钱 应用试玩赚钱吗 网络捕鱼可以换现金吗 大乐秀开桨结果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京东能自推赚钱吗 3d辰龙捕鱼手机版游戏